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那边还有一个世界   

2017-05-11 20:45:49|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夫:那边还有一个世界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国家高速--明哈段纪实
哲夫
哲夫:那边还有一个世界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滴水映日,片叶知秋,窥一斑而见全豹。

哲夫:那边还有一个世界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19、写下上边文字时,我收到周岗一条短信:在工地,下午发,今天工地下雪。

   80多年过去,疑惑仍在继续。清朝满蒙八旗贵族封爵的札哈沁贝勒,曾经是黑喇嘛的副官,他为什么逃脱了大屠杀?札哈沁贝勒1928年在乌鲁木齐结识了西北科学考察团的哈士纶,札哈沁贝勒告诉哈士纶,黑喇嘛被刺杀那天,他骑着黑喇嘛的乌锥马逃了出来。为什么不骑别的马,因为没有任何一匹马能够追上乌锥马。但据说黑喇嘛的乌锥马有烈火般的性情,除主人黑喇嘛外,别人无法拢身。这是个疑点。
    黑喇嘛的银马鞍前两年在美国出现过,是西北科学考察团和哈士伦在一起的一个叫安得森的瑞典人带到美国去的。札哈沁贝勒自己说,他年轻时喜好文学,在草原上以学识广博著称。他不幸被黑喇嘛抓住,黑喇嘛欣赏他的才华,他屈从黑喇嘛的威势,成了黑喇嘛的师爷和副手,直到碉堡山被攻陷之前,他一直是这帮强盗的领导人之一。根据哈士纶的描述,住在乌鲁木齐的札哈沁贝勒是个几乎俄罗斯化的蒙古人。穿着不合体的俄国服装,操着熟稔的俄语。杨镰对此很疑惑:这些是他多年受来自俄罗斯的黑喇嘛的影响呢?还是,他原本就是黑喇嘛本人,而被刺杀的是札哈沁贝勒。
    黑喇嘛横行黑戈壁时,本已日薄西山的草原丝绸之路正在加速衰落。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到达额济纳时,土尔扈特部落只剩下97户牧民。考察团长斯文·赫定戏称:“一个重要的王爷就相当于一个百户长,只剩下一个连的臣民了。这与他们曾经拥有的辉煌历史极不相称。”历史上额济纳它因居延海的存在而格外重要,另一个是汇拢在居延海的黑河,孕育了河流两岸的绿洲文明,是走进外蒙古或者进入中原的依托。
   一个放牧的老人曾说,他见过札哈沁贝勒,1972年去世,去世那年90岁。老人说:他说他是一个吹号兵,是大头喇嘛也就是黑喇嘛比较贴身的一个人。大头喇嘛非常霸道,给你十发子弹必须拿来十个猎物,弹壳也要拿来,拿不回来就处罚你,往死里打。札哈沁贝勒1972年去世,去世那年90岁。老人介绍说:“当时外蒙古兵把碉堡山已经包围了,当时大头喇嘛穿的是反扣子袍子,枪声一响蒙古兵就进来了,当时人也多,和大头喇嘛的兵混战,那时候逃出来的,先朝蒙古东面的山里面去,没有直接到这。”
   杨镰说,这怎么可能?同一时刻逃出两个札哈沁贝勒,一个向西去新疆,一个向东去额济纳。杨镰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黑洞。回到北京后,意外获得了新疆学者巴图巴雅尔提供的新线索:他见过札哈沁贝勒的儿子,就住在新疆乌苏县红旗乡。和许多长寿老人一样,巴泽尔性格开朗平和,而且有个好胃口。巴泽尔说他11岁才回到父亲身边。在此之前一直在一个喇嘛跟前长大,并没有见过父亲的模样。那么,他后来见到的是不是真正的札哈沁贝勒呢?疑惑的当儿,就传来了巴泽尔老人去世的消息。与黑喇嘛相关人证相继作古。惟一留在世上的人证就只有黑喇嘛的头颅。这个头颅真假难辩。
    历史走的是众口砾金的传奇化套路。它是众口之风雕塑出来的雅丹地貌,也是万水蚀出来的溶洞和喀什特。桀骜不驯的现实一旦变成历史即刻便被驯化。人人凭感受和愿望施肥,使之雍肿的不成模样。人文生态不良时擅常玩弄这种把戏。这一切源自人类内心深处的求变和不平。好坏善恶无不如此。于是这个人就被神化。历史因此变得有趣,给钩沉和探险,提供了更多素材。还是中国社科院学者杨镰说的好,且不管这丹宾喇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和身份,他的出现与覆没已经成为丝绸之路历史的一部分。他对丝绸之路的截断与破坏,则将由历史的发展予以补偿。杨镰所说的历史发展的补偿,将由这条穿越历史和时空的新的丝绸之路来肩负和完成。而具象的体现和实施者,则历史地落在这些筑路人肩头。我在四月走来时,四个施工单位正在日以继夜地赶工。沿途那些护栏已经到位,矮树也似平躺在阳光下,等着择日栽种它们。
    这让我不觉想起前天在野狼谷常文军所说的几句话。
    野狼谷就在中铁一局的对面,初来时为了找水,常文军发现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有一个名字叫滴水崖。这个带水的地名让他产生了丰富的联想,既然名叫滴水崖,会不会真的有个泉?可是很难进出的沟壑里除了山坡上有几棵并不高大的胡杨而外,却什么也没有。这几棵平平常常的胡杨树吸引了常文军,他说:“其中一株胡杨树,树干被牧羊人烤火烧了个大洞,对穿烧了人头那么大一个洞,而这株胡杨树的躯干还没有人头粗,你说它怎么竟然还活着,簹蓬蓬勃勃的活的生机盎然,全靠一圈树皮支抚撑着,竟然在动辄八级以上大风的戈壁滩还活着,还活得一丝不苟认认真真,不放过任何抽技长叶的机会,这种顽强的生命力是不是很让人感动?我就把大家都叫来看这棵胡杨树,它成了我们的老师,也成了我们中铁一局的一个象征,就是这株胡杨树!”
    我即刻便认出了它,它就是头一天周岗亲自驾车带我看路时,问他这戈壁滩上有没有胡杨树,他转发给我的几张胡杨树的照片,其中就有它。因天快黑已经没有时间踏进看起来很荒漠很深邃很难走的山谷。孰料两天后我竟然置身在它的身边。但是,它比照片上绿叶婆娑的自己似乎黯然了许多,四月的戈壁寒风吹拂着它的干枯的枝条,发出悉悉索索碎响。它没有叶子可以抖落,因为已经j是春天了。
    它躯干上那个人脸大的洞,穿透了天光云影,似乎那边还有一个世界。它諴默天荒地老的自己,袒露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心脏,在脉跳着地球,在诉说着宇宙。风在狂野地撼动它,似乎想把它摁断在现实这个无情的世界上,可另一个虚拟的世界却在支撑着它。说,你吹不倒我,纵令你吹倒我,我仍然会一千年不朽。
    因为有它在,所以我常来这里,结果,在里边的沟里,发现了一个小坑,炕里有一只烂塑料桶,结果我就往下挖,没想到,哗地让我挖出了一股泉水,注满了那片小沟……你说这株胡杨树是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沟里的水量不大,但毕竟是可以救命的水,人急了也可以喝,我们还买了鱼苗养在水里,天天都有野生动物早晚来这里喝水……”

哲夫:那边还有一个世界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2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