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李景平:飞上天空的一缕清魂  

2017-11-16 15:39:41|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景平:飞上天空的一缕清魂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飞上天空的一缕清魂
----山西一线环保人陈志鹏的最后时刻
景 平

李景平:飞上天空的一缕清魂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他飞起来的那一时刻,谁也不知道。

只是报案人说,看着看着,一道灯光,突然就没了。

路是下坡的路,也是弯曲的路,路的旁侧,是一条喇叭形的蒿草萋萋的土沟。

那个时候,夜已深,而且,雾霾也起来了。他的车,与所在城市的灯火,已经是咫尺在望了。

然而,交警赶到的时候,他的生命,已经飞走。

 

 

天亮之后,渐渐地,一条消息在微信上传开——

 

惊闻:2017113日深夜11时许,

高平市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陈志鹏同志,在

重污染天气应急巡查的时候,不幸发生车祸

遇难,以身殉职。

 

陈志鹏,高平市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高平市重污染天气应急中心主任,高平市固体废物治理中心主任。

一身三任,被视作不是班子成员的班子成员。

而这个时候,他的队员们,他的同事们,还奔忙在防霾抗霾的第一线。

听到这个噩耗,许多人,谁也不相信。

 

 

怎么可能?昨夜与他在一起的人们不相信。

昨夜,他还在部署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的夜巡行动。

山西省环境保护厅发出调度令,4日零时至724时,全省各市启动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和响应。晋城市环保局发出电话通知,3日夜里24时,也就是4日零点,局长副局长监察队长带队,要直插全市各县工业企业,发起零点行动。

当夜10点之前,他安排了人员,安排了车辆,安排了时间和路线,等待迎接晋城市的巡查夜查。而后,他说,他还要到包片区域转转,看看防霾抗霾错峰生产的措施落实得怎样?停产的企业会不会开启?限产的企业会不会放开?

他说,该停的必须停,该限的必须限,必须盯紧了。

之后,他就下去了。

他就是那个时候去了夜巡的么?据说,单位的司机家里有事,请假,他就自己驾车赶着去夜巡了。

 

 

怎么可能呢?昨天与他在一起的人们不相信。

昨天,他还在研究商量4日要给工业企业开会的事情。

虽然已经启动了环保攻坚,虽然已经启动了错峰生产,但也要千万盯紧了污染企业,绝对不允许污染偷排漏排。要给企业上“紧箍咒”,要给污染下“绝杀令”。

但是商量着商量着,接了一个电话,他丢下一句“我得去陪环保部督察了”,带着风,就走了。

在城边村里,见门就进,见炉就看,看“煤改气”改得怎么样了,看“煤改电”改得怎么样了。出出进进60多户,紧紧张张陪环保部督察巡查一天,傍晚,又回到了单位。

单位已过了下班的时间,但他的队员们仍在等他。

细细检点:明天的会议都通知到了吗?会议的内容准备好了吗?要求的东西一定要讲足,强调的要点一定要说透。其实,这些,当天,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打电话叮咛过了。

而且,明天,环保部的督察和巡查,还要从晋城过来。

然而,次日给企业开会的时候,就怎么也联系不上了他。环保部督察巡查过来的时候,也怎么也联系不上了他。

办会的同事说:怎么会呢!他还欠我一个会议呢!他可是个从来都不知道偷闲的人啊 !

 

 

是的,似乎天生就是个奔忙的人。

本来,111日和2日,他已经在晋城城区跑着了。是山西省环境保护厅部署的危废督查,是晋城市环保局安排的滚动检查。同去的同事侥幸希望,这下可以出去偷闲偷闲了。

因为已经快一年了,白加黑,五加二,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人已经熬不住了。没想到,也是赶着看赶着查,一周的检查压在了两天,查完, 11月2,连夜赶回高平。

他就是要赶回来陪“环保部督察”的,他就是要赶回来“启动零点行动”的。

而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2点左右。屋里冰凉,别人家都已经送上了暖气,他家暖气不通,坏了,却顾不上修,也顾不上看看哪里坏了。门锁坏了,地板坏了,阀门坏了,厕所也坏了,但统统顾不上修,连看也顾不上看。

只是倒在床上,便呼呼睡去了。就像妻子骨折住院的时候,每晚10点都要去看看,但每晚10点去了,没说几句话,倒在床上便呼呼睡去。睡着之后,妻子就轻轻给他捻着眉头,紧锁的眉头像结了多少的愁,却捻也捻不开,捻也捻不醒。

但电话一响,他蹦起来就接。妻子说,把手机关了吧!他急忙说:不敢不敢!于是她就无奈地怪怨,你们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觉也不睡?半夜半夜的打电话?

而后,也像妻子住院的时候,早晨,爬起来就走了。113日,天刚亮,6点左右,他爬起来就走了。上班去了。

谁想到呢,这一走,就没有再回来!

 

 

他的妻子,再见到他的时候,就是飞起来之后了。

是在夜里12时左右被交警叫去的。

只说是车祸,只说在医院。

在医院,家人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在那种冰冷的房间了。

哪里都没有伤痕,哪里都没有流血,完整的安详的样子。法医说,是肋骨折断,刺穿了肺叶。

她终于压制不住了,这个坚强的女子,浑身往下瘫着,撕心裂肺的一声:“志鹏----”感情的闸门崩溃而出……

两人是从小的同学,他是班长,她是团支书。恋爱,结婚,生子。久久久久,却各忙各的。她先是做保险,之后是做经营,自己在长治创办了电商企业。一个家,离多聚少。

后来,志鹏说:“老婆,回来吧,不要在外面奔波了。你回来,照顾好我爸我妈,照顾好咱女儿,照顾好你老公我的身体。”于是,她放弃了经营的企业,从长治撤了回来。

然而撤回来没有多久,却依然离多聚少。

只有电话,是切近的沟通。但电话里,也是只说他的事情,说干啥干啥干啥。她就在电话里说:“我不听你汇报工作!你不要给我汇报工作!”而他,匆匆忙忙急急火火的,最后都是乐乐呵呵地喊这么一句:“老婆,又回不去了!”

她依稀记得,她刚刚打给他的两个电话,都因为占线,而没有接通。但她不知道,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那分分秒秒里,他还在与他的同事通话通微信。她的两个电话打不进的时候,是同事陆陆续续的7个通话,阻断了她的电话。

“又回不去了!” 这是常常挂在志鹏电话里的告诉。

曾经赶建城市污水处理工程,征地迁坟,当地迷信,白天不得迁,得黑夜迁。黑夜,尸骨挖出来了,装入棺材,夜色朦胧中,白花花的一片,谁也不敢去干,志鹏去干了,干了整整一个黑夜。他没有回来。

曾经发生废油泄漏交通事故,封闭高速,围堵漏油,防废油污染河流,查废油来往去路。从白日干到黑夜,从黑夜干到白日,吃在野外,做在野外,三天三夜,终于将污染控制,并彻底清理。当时,他没有回来。

曾经暗访发现企业污水溢流,迅速通知,赶紧报告,与晋城环保部门一起处理污染事故。倒逼企业,处罚企业,帮助企业抢险,10多个日夜,盯着企业,企业事后感激:多亏志鹏,要不就出大事了。那时,他也没有回来。

几多个曾经和曾经,他都说“回不去了”,但是再晚,再多,他也总会回来;而这次,他没有说“回不去了”,可是,他却永远回不来了!

她死活不相信这是真的,但已经无法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已经成为了惨重的无奈的悲哀。人们在他的家里,看到了白花簇拥着的他的42岁的遗容。

他的环保局长与他的同事们慰问他的父母,老泪纵横的父亲抓住环保局长的手:“你们这个环保,怎么就这个忙啊!”

老人家已经好久看不见自己的儿子了。但没想到,这看不见,就真的再也看不见了。是永远看不见了。

他常常打电话给他,但电话打过去,儿子还在那边没完没了与别人讲话。这使得父母难过,后来万不得已,不敢轻易打电话给儿子了。也希望儿子回来和父母家人吃顿热饭,但做了他最爱吃的拉面,却突然接一电话,拉面也顾不得吃了,抬起腿就走。

是个星期天吧,儿子回来了,老父亲说,拉我去办个事吧!坐在他的车上,半路,又一个电话打来,说哪里哪里排污水了。把父亲搁在路上不行,送父亲回家又来不及,拉上老父亲就到了排污的地方。结果,排污的事处理完了,父亲的事情却没办成。

是啊,环保的事,怎么这么忙啊?

他的环保局长把头埋得低低,哽咽,无言。

 

 

是像打仗,是比打仗还紧张。

这是一个环境保护的高压时代!也是环境保护的问责时代。中央环保督查,山西环保督查,强化环保督查,环境保护巡查,重污染天气应对,秋冬季环保攻坚,所有的行动,轮番轰炸,高举两个词:问责,追责。

已经一年没有休息了,常常干过零点。环境保护的高压,压出了高血压。环保局长血压170,环保副局长血压160,环保科长血压150。局长在办公室吊着点滴开会,185的个子,终于挺不住了,不得不请假治病。

而且,他的环保局长,因为取缔原煤燃料,遭人在网络上威胁,说老子可是煮肉的,逼急了,拿上快刀给你放放血,而且,居然许多人跟帖怂恿:弄他,弄他!

陈志鹏倒不是高血压,但他心率不齐,时不时心里发慌,到处放着速效救心丸,160的块头,瘦成了140斤,忙得一块一块地掉头发,斑秃。人说,这是“鬼剃头”,请个大师看看吧,他说,不信那一套!但他却与自己的副局长们说:“人家局长病了,咱可得给人家盯紧了啊!”

意思是,不要让环保局长被问了责。因为,这个时代,生态环境保护,已经到了摧枯拉朽的时代,任何你不以为问题的问题,都是问题。都可能被问责。问责书记,问责市长,最终,背了问责处分的,却还是环保战士。

陈志鹏自己虽获得过环境保护部、山西环保厅、晋城市政府、高平市政府的奖励,但也无缘无故背了个处分。一个养猪场,乡镇政府作为不力,环保部门老是去逼,但到头来,要给环保监察处分,环保局班子说,我们集体背吧。哪能让局里背处分啊,陈志鹏自己出来担当:我背!

结果,一背,就是一年。一年之内,不得提拔,不得评先,不得评优。而且,依然是纪律挺在前面,问责跟在后面。

这样的处分,许许多多的环保人已经背着了;背着,还得负重冲锋。也许,中国的环保创新,就是由这代环保人的沉重付出,支撑着它的艰难攀升。也许,中国的环境保护,就是由这代环保人的负重爬坡,支撑着它的驱进前行。

不过,不久之前,志鹏终于高兴了,他说:“我的处分,就快要到期免除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笑出了一种解脱沉重的轻松。

 

 

是终于要卸掉一种重负,一种重负了。

可为什么又跌入更为残忍的离失与深痛?

他的母亲看到自己儿媳的时候,身穿黑衣的儿媳噗通给婆婆跪下了:“妈妈----,我没有给你看好你的儿子啊!我没有给你看好你的志鹏----

婆婆按捺着自己,按捺着自己的悲伤:“孩子,志鹏他是去工作去了,我的儿子,他是去工作去了啊!”以至终于按耐不住:“他是去工啊啊啊啊----

孙女儿紧握着奶奶的胳膊:奶奶,不哭,奶奶,不哭!

奶奶也紧握着孙女儿的手:奶奶不哭,奶奶不哭!

然而,哪能不哭啊!哪能不苦啊!

三代人的手,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三代人的悲泣,如决堤的河流,倾泻而下……

终于,冲决了所有在场的他的同事和朋友的河堤。

他的哥哥,一个现役军官,坚忍却也忍不住了:“陈志鹏,这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哪!”

不忠,环保事业正需他干事的时候,他撂下摊子走了;不孝,家里老人需要他尽孝的时候,他留下老人走了;不仁,妻子女儿需要依靠他的时候,他丢下妻女走了;不义,这么多朋友们来看他了,他搁下朋友们走了。”

“志鹏,你能走的轻松了吗?”

 

 

告别仪式会是在晋城举行的。浩浩一个殡仪大厅,黑沉沉的,站了满满荡荡的吊唁的人们。

一副黑幛挽联,垂挂大厅正面两旁----

 

忠诚敬业燃尽荣光年华  保护环境献出青春岁月

 

他的女儿,向他,向黑压压的人群,叩首。

她说:爸爸,您给我起名雨诺,是千金一诺的诺!您说,为人做事要重诺,那么,我们谁也不能食言啊?你说,只要我一个电话,您就来到我的身边,那么以后,我打电话给您,您可要接啊?你说,到明年3月份,你就有时间了,你说你要陪我高考,那么到我高考的时候,你一定要回来啊!

他的环保局长,在悲泣和哽咽声里,讲述了他的事迹。

他说:陈志鹏同志短暂的一生,是辛勤奉献的一生,是实干拼搏的一生,是品德高尚的一生,是成绩卓越的一生。他的突然离去,是我们高平环境保护事业的重大损失。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自觉担当起环境保护的崇高责任,让高平的天更蓝水更清地更绿,以此告慰陈志鹏同志的英灵。

这时,人们注意到,许许多多的企业人士,来向陈志鹏告别。人们说,这可是他的执法对象啊,甚至,是他的处罚对象,或者,是他的治理对象。人都已经不在了,却还赶来告别,给陈志鹏——送这最后一程。

这是什么?这就是人品!

党旗覆盖着绿色的人生,鲜花簇拥着清洁的灵魂。

那时,天空阴霾着,沉默着,低垂下来。

那时,清风过来了,轻佛着,扶摇而起。

那时,一缕清魂,融入清风,飞上了天空。

这清魂,这精魂,能撼动这阴霾的天空吗?

 

20171114与并州汾河岸畔

 

 

李景平:飞上天空的一缕清魂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5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