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水土中国(哲夫)_中国作家网  

2016-06-12 19:48:19|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土中国(哲夫)_中国作家网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中国作家》纪实版五期
  2015年10月中旬,接到《中国作家》副主编高伟的电话,寒暄几句便切入正题。他说,你有没有时间和兴趣写一篇中国水土保持的报告文学。之所以应下来,是自以为这事与我有关。前不久台湾有个大学校长来大陆讲演,有几句话很打动我,他大意是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匹夫是指大家,说了等于没说,得说我有责任。他就是这样要求他的学生的。1997年我弃小说而纪实便是这样想的。他的话也无形中要求了我。这是宿命。
  相约2015年10月18日在西安会面,16号又被告知提前到17日延川县碰头。斯时我正在漓江边上徜徉,接到电后我提前结束旅程,连夜飞回太原,睡了一晚次日大早飞西安。落地后又坐汽车去奔向延川。延川下车时,见水利部宣教中心的陈主任和高伟等人在门口迎我,不觉心里有些感动。情况介绍会上她又说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再次打动了我,更觉责无旁贷。我知道自己被套住,而且套得很牢。之所以牢,是因为责任这个东西原本就是一个套,当泛指的匹夫,换成具体的我,任谁都在劫难逃。不是逃不掉。而是不想逃,还自己往里边钻。
  那天我们一行数人在梁家河村口一块巨石之下合了个影,然后他们离去,留下了我和那块巨石。阳光下这块高高矗立在墚与峁之间的形态自然的巨石,似乎在暗示什么。巨石之上几个红色的大字:梁家河国家水土保持示范园。
  巨石上这一行字就此拉开了我此行的序幕。
  明代隆庆三年(公元1569年),陕西子洲县黄土洼,因自然滑坡、坍塌,形成天然聚湫,后经加工而形成高60米、淤地800余亩的淤地坝,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
  法天贵真仿造自然原本是人类的强项。有天然便会有人工的。人工淤地坝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山西省《汾西县志》明万历年间,记载显示,这个最早的人工淤地坝是老百姓自发修建的:"涧河沟渠下湿处,淤漫成地易于收获高田,值旱可以抵租,向有勤民修筑。"
  引起官方注意已经到清朝,据《续行水金鉴》卷十一记载,清乾隆八年,陕西监察御史胡定在奏折中呈请:"黄河之沙多出自三门以上及山西中条山一代涧中,请令地方官于涧口筑坝堰,水发,沙滞涧中,渐为平壤,可种秋麦。"皇上采纳否?修筑规模如何?无考。
  1922年水利专家李仪祉著书向民国政府款款陈情:"皆渭沟洫可以容水,可以留淤,淤经渫取可以粪田,利农兼以利水,予深赞斯说。""治水之法,有以水库节水者,各国水事用之甚多。然用于黄河,则未见其当,以其挟沙太多,水库之容量减缩太速也。然若分散之为沟洫,则不啻亿千小水库,有其用而无其弊。且有粪田之利,何乐而不为也。"
  絮絮叨叨的陈情过后响动全无。直到1945年黄委会才批准关中水土保持试验区在西安市荆峪沟流域修建淤地坝一座,此可谓民国政府留在黄土高原上的唯一淤地坝丰碑。
  相映成趣的是,物换星移,在距今四十年前,有那么一个北京知青领着社员,七年内竟然修了四座淤地坝。
  我的采访便是从梁家河的淤地坝开始的。
  在陕西,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先后还走访了延川、宜川、洛川、富县、延安、渭河沿线等地。还遵循水保路线,不间断地走访了江苏、福建、山西、深圳、黑龙江等地,在2015年春节前完成了22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五色共和》,因篇幅所限,只能从中先行截取六万余字率先在《中国作家》发出,以助推中国水土保持近些年来取得巨大业绩和雄风。视角下沉从中截取最基层的一条线,多水土保持一线状况与人物速写,难免挂一漏万,遗珠之憾只能待全书出版时补救,
  之所以将这一组萃取的片断定名为《水土中国》,是因为早些时候我所写一首曲牌为《荆州亭》的词,词曰:昨夜枝鸣朵唳,拂晓雨晴云霁。波绕小桥西,碧绿繁荣罔替。日丽重于体制,风和关乎国计。水土即江山,民本风流皇帝。
  如此而已。
  2、有人这样描述:“如今浑浊昏黄,涓涓细流的延河,当时被称为清水。鲜卑语称清水为去斤,故延河在当时又称去斤水。”我在延安曾专门看过延河,经过这么多年的水土保持治理,成效也非常明显,可是延河里的水流,却还是那么小,那么黄?何以恢复“去斤”?
  先去了宜川,县水保队的王艳红,带我们先去看了桃花沟小流域治理工程。宜川的不仅有被誉为天下奇观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黄河壶口瀑布。这里的老人想来还记得,昔时黄河壶口上下游的河面,湍奔如黄绢千匹,起伏似秋稻万顷,一里之外隐隐可闻雷鸣之声。远望之有弥天白雾直冲云际,近观之则有点点虹彩四射迸溅。如今黄河水量年复一年如股市飘绿人人减持,似老僧心如止水,禅定乎?像沸汤煮饺子却被无端抽薪,生熟不论,捞到自己碗里即可。全然不知,这等急功近利的小小伎俩,在黄河面前,什么都不是,只是浮云而已。
  王艳红身材健美,眉清目秀,脸色呈健康的红润,全然不见城市女性的苍白。她站在十里桃花沟一处刚刚平整出来的土地面前,讲述着桃花沟小流域治理的过程,笑容抚平了她被紫外线灼烧的格外红润的脸色,眼角眉梢,流露出一种成就感。她说:“过去这里水毁很严重,到处都是山洪拉出的沟壑和崩塌的堆土,能够种植的面积已经没有多少,经过平整后全种植面积增加了五百亩。头年产量能上八百斤,二年亩产能翻一倍,亩产能上1600斤,以后产量还会增加。滩地肥沃,生土变成熟土,肥力就显出来了,能增收很多粮食!”
  回去的路上她讲起孤身一人去勘探一条深沟的故事。
  “水保人就是这样没运气,车开不进去时你来了,到了大车也能开进去时,你却施完工走了。”王艳红迄今说起犹有余悸,“我们是经常走着走着,前边沟里就没有路了。这就是我们水保人的尴尬。只好让司机开车绕过沟去,在前边村里等你。那天,司机走后,我就背起行囊,扎起头发,顺着山羊踩出的小径,拨开荆棘,深一脚浅一脚往沟里走。野山野沟里也不见一个人影,就我一个人。大伏天,太阳毒辣的晒。哦,你说打伞,在这里,伞根本是打不成的,凉帽也是戴不成的,全是酸刺蒿草,不拿手撩开来,人就走不过去。它们会划你的伞、摘你的帽、扯你的衣裳、割你的皮肉,所以我们一般都不戴那些个东西。那里都有它们出没,好多蜘蛛网,横七竖八,为捕小虫吃。你往前走,这些网丝就飘过来粘你的脸,粘你的头发,腻腻的,黏黏的,你也得忍着。野外作业,就是这样儿,我们早就习惯了。”
  “不过,等我走到沟底一看,绿茫茫一片,也是吓了一跳。沟里全是密密实实的比人还高的芦苇。我想妈呀这要是进去了,出得来出不来,还是个问题。心里这么想时,腿却已经带着身子走进去了。没有退路,车已经走了,这里也没有手机信号,要是我一个人退回去,靠两条腿走一天也走不回家。只能咬住牙往沟里头钻。还得要测量地形,记下一些数据,也就顾不上东想西想。芦苇丛里静悄悄的,洼地里还积着一些水,不时有什么东西惊起,叫着飞走。虫子也叫,乌鸦也有叫,还有不知什么叫。山里有狼和野猪,这么一想,心就别别的乱跳,要是撞上绝不能露出胆怯的样儿,你不怕它,它也怎么不了你,你要是胆怯了,自己乱了阵脚,慌里慌张地想跑,那它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它会追撵着咬你的!”
  “你得不时给自己打气,还得自己给自己壮胆,不然就会害怕!闷闷的那个热,蒸笼一样,满身的汗,流的跟水似的,擦是擦不过来的,就不管它,让它自己流。要命的是带了一瓶水,没留意就喝光了,到后来渴死的渴,又不敢喝洼里的积水,只好就忍受。两米多高的旱苇埋了人辨不清东南西北,想看地形就得往沟边高处爬,记下测量数据后再爬下去,继续往沟底深处走。风是吹不进来的,汗水流的眼睛里酸涩难受,眼睛睁不开,只好眯着。衣衫湿溻溻的,贴在身上,那个难受跟有蚂蚁在全身爬。后来实在是受不住热,就……”
  “不怕你笑话,反正里边也没有一个人,还不如凉快一下,我就索性……索性脱光了衣服,在一个水洼里撩水洗了洗……其实连水都是热的哩,不过跟身上的热一比,就很是清凉了。当时顾不上想,我后来想,自己这样处理是对的,要是不这么降一降温,我怕自己会中暑,会热晕在里头……让狼啃了野猪拱了都有可能的,也没人能找到我。后来当然也有一点后怕,后怕万一恰巧有一个男人正好进来,还是个个坏男人,那我可就惨了。不过当时根本顾不上想那么多,就想着完成任务,然后出沟,好好喝一气水,洗一个澡……”
  长期的野外生活,水土磨砺,使王艳红巾帼不让须眉,成长为一名水保队的副队长。她一边说一边笑,说到要紧处,脸上浮现出女性特有的妩媚和娇羞,让人不胜感慨。
  3、黄河船夫曲曰: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几十几道湾上几十几条船?几十几条船上几十几根杆?几十几个艄公要把船来扳?我晓得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九十九道湾上九十九条船,九十九条船上九十九根杆,九十九个艄公要把船来扳。最大一道是延川的乾坤湾。
  在我眼里雷同的沟坡,在任宏祥眼里,却个个是不一般的娃。任宏祥是延川水保队的队长。他晃荡着瘦高的身形,在带我去看沟坡造地时,嘻嘻哈哈笑说当年。天天在野外作业,任宏祥的脸色也就比非洲人略微白些。一路走来我已是见怪不怪。他指点着他的娃,那些沟坡、那些埂坝、那些平展展的农田,眼里全是自得和温情:“这些25度坡以下的田都是些小块块,还被洪水冲出些沟壑,零零碎碎边边角角,能种几苗庄稼?农民跟过去不一样了,国家给他粮食补贴,他乐意退耕还林吃现成。不给会咋样谁也不敢说。退耕还林好处是使延川水土流失面积大大减少,坏处是耕地总面积也因此减少一多半。尤其是随着第二轮退耕还林8年的钱粮对接期限到来,会不会出现不给粮食,继续实行退耕还林政策,农民因耕地减少口粮没保证,会不会退林还耕呢?沟坡造地,这是一个既能巩固退耕还林又可以增加农民口粮田的好办法?别的工程你得找他商量着做,这个工程,他找上门闹着要让你去给他做。”
  “以前施工不小心辗坏几棵青苗,拦住你不让走,要你赔钱。我这人火大,一句话不对就想要抡拳,又不能,得好生央告人家。这个工程,反过来了,他找你,处处配合你。那天我平地回来,见路边有个老汉,上来就拦我的车,我心说这是又惹下那个神鬼爷了?没想老汉二话不说拉开我的车门就丢下一个化肥塑料袋说:任队长,上午见你过去了,我已经在这儿等你半晌了!然后就走了。打开那袋子一看,全是向日葵大饼子,颗粒都饱满,有十几个不止。这才想起,是去年沟坡造地时那个倔老汉,他不太懂,刚开始拦住机具不让人平地,还跟我大吵大闹。现在尝到甜头了,敢是心里过意不去,拿个瓜子给我嗑!”
  任宏祥吸烟不用嘴唇衔,也不用手指夹,而是用牙咬,举凡香烟,无论好坏他都会将香烟的过滤嘴咬的扁扁的,像咬着个烟嘴,丝丝缕缕地在牙齿间吞吐。
  “也有误解,以为只要退耕还林、封山育林生态就能好,水土保持没什么用处,不如马放南山,解甲归田。这是错误的。”延川水务局长刘世华,脸上总是挂着谦和甚至羞赧的微笑,似乎还有一点无奈和苦涩:“时代变了,水土没有变,气候没有变,降雨没有变、沟和壑、塬和峁没有变,老头树还是小老树,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还是那么差,一场病虫害,就能把你的防风林带撕个稀巴烂。为什么?就是因为水土的蓄养能力还没有恢复过来,需要提升。水土保持也要与时俱进,从单纯治理,提升到美化、园林化,新时期得有新办法。”
  任宏祥告诉我:“我们局长的口头禅是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长年累月蹲守在工程一线是他工作的常态,民主决策、严格招投标,严把资金关、确保工程质量,是他持之以恒的坚持。有技术、有能力,他委以重任。再忙也要爬山头、钻山沟。对口帮扶村他每月都要带领人去了解情况,这个村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达到5600元。表彰奖励多了去了!”
  4、社稷坛五色土以黄土居中。金木水火土,东西南北中,土为中。手拿绳子掌管四方的土神后土,辅佐黄帝在核心地带统率天地,调停山川。土神足智,掌阴阳,滋万物,是五色之中唯一的女性神,相传乃最早之地王,与主持天界的玉皇大帝婚配,被称为大地之母。
  去富县时,正值深秋时节,秋雨连绵,不绝于途。
  我注意到沿途所有的苹果树下,都铺有银光闪闪的塑料膜,以为是地膜覆盖技术,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苹果着色的反光膜,这才明白何以富县的苹果没有阴阳脸,个个苹果都呈现均匀的红色,原来是这个反光膜在变魔术。富县水保队的李延岭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富县的苹果驰名全国,栽培技术也不输烟台和青岛。2014年产量55万吨,产值达到25亿元,果农人均苹果纯收入达到1.36万元, 2015年预计总产值将达到56.7万吨。”
  “这和水土分不开,”他解释说,“我们富县属于渭北旱原与陕北丘陵沟壑区过渡带,适宜苹果生长。延川、宜川、洛川,他们是川我们是塬。陈忠实在《白鹿原》里写到就是塬。我们这里的土层深达150米。塬和川的水土流失状况不一样,我们塬上主要是水蚀和重力侵蚀。水蚀分为溅蚀、面蚀、和沟蚀,以沟蚀为主。大部分裸露的地面都有溅蚀和面蚀发生,特别是植被覆盖密度小的荒坡地最严重。沟蚀是面蚀的继续,在塬边较陡的坡地,沟蚀非常强烈。”
  果然是三句话不离本行,明明是在说苹果,话锋一转就说到水土流失了。
  富县,古称鄜州。川塬相济,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素有“五谷杂粮遍地有,九州不收鄜州收”的俗谚,故有“塞上小江南”、“陕北小关中”之称。
  “富县1公里以上沟道2213条,沟壑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48公里,15度以上坡地面积占总面积的65.3%。1949年全县有水土流失面积1507.3平方公里。至1989年全县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08.9平方公里,占流失面积的33.76%。”
  说到这里李延岭念了几句顺口溜:“治沟不治塬,还是三跑田。水、肥、土,照样还留不住。治塬不治坡,冲毁水坝灾害多。这是多年实践总结出的经验。现在主要是以小流域治理为单元,主要是平整土地,深翻改土,推广川塬地垄沟种植法和山坡地水平沟种植法,也称水土保持种植法。生物措施主要是退耕陡坡地,还林还牧,植树种草,发展特色经果林,工程措施主要是打椽帮埝,沟头防护,打淤地坝等。”
  去几个苹果园走访时,果农见了李延岭,那个亲热劲让人纳罕。
  “今年苹果大丰收,人手缺,有好多苹果还在树上哩!”年近古稀的老支书慨叹说,“人手不够啊!”我问:“是不是青壮劳力都进城打工去了?只剩些老人孩子?收秋时节也不回来帮帮忙?苹果烂在树上怎么办?”村支书怔了怔,咧开嘴忽然无声地笑了,笑容透着天大的欢乐,“可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们这里和别处不一样,我们村没人出去打工,倒是外乡人给我们村打工哩!我们村家家有果园,家家都顾得有人手,还招不下好人手哩!”
  李延岭也笑着解释:“种苹果需要人手,像剪枝、拉条、粘虫啥的,全家老幼都上阵都不行,还得顾人,还得顾有技术的人手,一天上百块钱,还顾不下那么多人手。一户年收入几十万,谁还出去打工?你说的那个空売村,在川里有,在我们塬上几乎没有!”“还是国家政策好,”村支书咧着嘴说,“那些年我们村里的青壮年也都出去给人家打工,做梦也想不到现在反过来,让别人为我们打工。这个绿水青山里头,还真的有金山银山哩!”现在轮到我吃惊,原来空壳村,也没有一定。水土保持搞好,生物措施跟上,鱼与熊掌兼得完全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46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