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汉武帝和司马迁--两个黄河人   

2016-12-10 12:08:48|  分类: 哲夫杂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夫:汉武帝和司马迁--两个黄河人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黄河瘦悬河肥》

(原载《中国报告文学》节选)

哲夫


  此行虽然没有去瓠子堤和宣防宫遗址看看,对这一段掌故却也了然于胸。
  宣防宫遗址位于滑县老城北十里苗固村西侧城北瓠子堤,遗址已被砖窑取土挖平。史志载宣防宫就在苗固天台山。清代诗人成朝彦诗曰:滑台城外色苍苍,回溯千年忆汉皇。致祭波头沉璧马,负薪河畔命冠裳。淇园竹下鱼龙伏,瓠子口填稼穑忙。数大残堤留不朽,往来似指旧宣防。
  从古至今,黄河“善淤、善决、善徙”,有记载的决口1590次,改道26次,水患北抵京津、南达江淮,故尔历朝历代的帝王将相,都把治理黄河当成治国安邦的大事,不敢稍有懈怠。
  我在《黄河追踪》一书中引用过1933版《我们的世界》的一段描述:
  “有山东半岛为渤海和黄河的分界,这部分的中国是多山的,只除开黄河的流域,因为从前黄河是向南流入黄海的,但到1852年,它忽然改道了,而从这小小的事件上,可见洪水在中国的意义上就是洪水。我们若要懂得黄河改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只消设想莱因河决意要流入波罗的海,或塞纳-马恩省河决意要流入比斯开湾一般,自从十七世纪之末以来,黄河已改过十次出口,那么它现在走的路是否稳定,我们也是没有把握的。在别的地方可用防河溃决的堤坝,对于像黄河扬子江的河流却都用不着,因如1852年被黄河溃决的堤本来高到五十尺,而却像一张马粪纸一般被穿破了。”
  书的作者房龙是个美国藉荷兰人,这个外国人为全世界的孩子们写了许多书。
  那时他就明白,自然很伟大,人类很渺小,地球不属于人类,人类属于地球。
  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在中国似乎并不是很多。
  但我以为,至少汉武帝和司马迁,似乎可以算是两个类似的明白人。
  证据如下。史载汉武帝元光三年(公元前132年),黄河今河南省濮阳县西南(瓠子)决口,“东南注巨野,通于淮泗”,16郡受洪灾。汉武帝刘彻亲自主持了规模宏大的瓠子堵口,将白马、玉壁沉于河中以祭河神,并作《瓠子之歌》二首:
  其一:“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洋洋兮虑殚为河兮地不得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鱼弗郁兮栢冬日。正道弛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放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禅兮安知外。皇谓河公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啮桑浮兮淮泗满。久不反兮水维缓。”
  其二:“河汤汤兮激潺湲。北渡回兮迅流难。搴长筊兮湛美玉。河公许兮薪不属。薪不属兮卫人罪。烧萧条兮噫乎何以御水。颓林竹兮揵石菑。宣防塞兮万福来。”
  正当壮年的司马迁,恰好也参与了负草堵口治河的工程,他后来把这次黄河堵口工程与大禹治水相提并论,开宗明义曰:“甚哉,水之为利害也!余从负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诗而作《河渠书》。”
  此书从大禹治水说开去,一直记述到汉武帝时代黄河瓠子堵口。过去塞河工程被称为埽工,即草工,先在决口处以竹为桩密密地夯入地基,然后填塞柴草、土石,以堵决口,《河渠书》备细记述,为后世堵口子提供了技术依据。
  如今,虽然埽工,也就是草工,变成了石工,但个中的原理,还是大同大异,其技术在今天仍然发挥着它的作用。
  汉武帝为治水曾筑宫于瓠子堤上,名曰“宣防”,渗土堵决成功后,东郡长达23年的水患得到扼制。后人备极赞美《瓠子》诗,尤其“宣防塞兮万福来”一句,感人至深极富民本主义思想。
  虽然后来黄河自然迁徙,瓠子处成黄河故道,但宣方遗址犹存,后人仍络绎凭吊。
  三国时代的魏国人应瑒有《灵河赋》一首赞之曰:“……有汉中伟业兮,金堤溃而瓠子倾。兴无乘而亲务兮,董群侯而来营。下淇园之丰筱兮,投璧玉而沉星。”
  唐朝诗人高适也有诗云:“……天子忽惊悼,从官皆负薪。畚筑岜无谋,祈祷如有神。宣防今安在?高岸空嶙峋。我行卷西湍,缀棹将问津。空传瓠子歌,感慨独愁人。”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何故也?盖因汉武帝是个类似房龙那样的明白人,虽然明白的程度不同,但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帝王亲率臣民堵黄河决口者,放眼古今,仅此一人尔。至于司马迁的明白则更甚,恰如翦伯赞先生高度评价之言:“即以世界规模研究中国历史”。佐证这一点的是1957年,这位早就明白“水之为利害也”的史学大家,即被联合国命名为“世界历史之父”。
  据此想来,贵为汉武帝,名高司马迁,亦不过老一代黄河人而已。

哲夫:汉武帝和司马迁--两个黄河人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4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