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特别推荐李景平:与绵山长存   

2015-07-13 23:03:43|  分类: 哲夫杂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夫:特别推荐李景平:与绵山长存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与绵山长存

——悼念阎吉英先生

景 平

 

鹤驾匆匆  东风不教朝西去

吉英高举  潸潸辞儿女……

 

2015629,我正在北京月坛公园的雨地走过,打开手机,哲夫发的一首《沉痛悼念阎吉英先生》的诗词惊呆了我:阎吉英先生?!什么时候?怎么回事?悼念如何安排?

电话打过去,哲夫说,625日病逝的,享年70岁。什么病?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怎么安排?也不知道。他说是从网上看到的,看到就与介休通话,介休没说任何信息。

北京月坛的雨幽幽的,洒在幽幽的松柏竹柳之间,幽幽的,似泣似诉。

山西的绵山,那介子推的绵山,阎吉英的绵山,可曾落下幽幽的泪雨?

我想,此刻,无论他在哪里,阎吉英先生,他的英灵,应该在绵山,应该在介休,在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知道并认识阎吉英的时候,大约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吧。他是我的采访对象,是我作品的主人公;或者说,是我们的采访对象,是我们作品的主人公;准确地说,他是三晋环保行大型新闻采访活动的采访对象,是三晋环保行树立的绿色典型。

当时,山西燃烧着许多污染的“炼焦王国”,而介休,是山西最大的炼焦王国。山西的“炼焦王国”,一个比一个火;山西“焦炭大王”,一个比一个雄。阎吉英是山西介休的“焦炭大王”,但他不同于任何一个“焦炭大王”,他在山西是一个唯一。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他的企业世界的。那时,我供职于山西环境报社,阎吉英的山西三佳煤化有限公司获得了中国环境保护先进企业的荣誉,我受派前去采写了短篇报告文学《撑起一片亮丽天空》。我说,中国农民第一次站起来,作了土地的主人;中国农民第二次站起来,作了企业的主人;中国农民第三次站起来,作了环境的主人。阎吉英的道路,就是由黄色财富走向黑色财富、由黑色财富走向绿色财富的道路。作为新农民,他率领的农业生产队,曾经在荒凉贫瘠的黄土地创造了金灿灿的收成;作为创业者,他将荒滩变成了企业,曾经在满是污染的地域里创造了不冒烟的焦炉;作为企业家,他却转变了发展方式,曾经在历史毁损的绵山上创造了美丽的绿色奇迹。阎吉英本身就是个一奇迹。但是,我写成那篇报告文学直至发表,我没有见过阎吉英。

见到阎吉英,是在三晋环保行的采访里了。郭忠烈率三晋环保行记者团走进阎吉英的焦化企业的时候,高高的烟囱,一丝烟不冒;长长的炉子,一丝烟不冒。在此之前,我给记者们说,你们看到的将是世界上唯一不冒烟的焦炉。哲夫不相信。记者们也说,不是停产了吧?没想,瞅进窥视镜一看,满满一炉火焰,正熊熊燃烧于炉膛。记者疑惑了,不是蒙着炉吧?阎吉英自信地说,发现我焦炉冒一次烟,我就把它推掉!这就是阎吉英创造的清洁型无回收焦炉,之后又改造成为清洁型热回收焦炉。他不仅打破中国人炼不好焦炭的历史,而且开创了中国人造出不冒烟焦炉的神话。就是这焦炉,不仅山西人取经,中国人取经,连美国人也来取经了。那时,山西许多焦炉都因冒烟而被取缔淘汰了,阎吉英正可以扩大生产规模呢,然而这个时候,他却选择扩大转产。

绵山,已经投进去3个亿了,说还要再投3个亿!那是什么地方啊,值得这样投资么?好大一座山,把炼焦的钱都贴进去了,5个亿10个亿,填得满吗?而且收得回来吗?许多人不理解阎吉英,但阎吉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且告诉别人他要做什么。他说,就算我们不污染环境,资源产业毕竟是吃子孙饭的事,我们挖得越多烧得越多,留给子孙的资源就越来越少。留一座青山给子孙,不比留几座焦炉给子孙好吗?他要把绵山建成一座绿色之山,文化之山,宗教之山,道德之山。而就在那座山上,我们听到了阎吉英的道德之论:道德,道德,应该是德在道前,道在德后,道德就是德道。德是人品德行,是人的内省与自律;道是自然道义,是人的外制与规律。天下大道,皆出于德。大德之人方为大道之人。德道道德,就是我们秉持的为人之德做事之道。

阎吉英的德道之说,终使我们明白了他为什么开发绵山?绵山,介山,介休的山,介子推休眠的山。介子推,不就是那个春秋时代割股奉君不图回报而焚死于绵山的介子推么?不就是晋文公为了悼念他而将寒食和清明定为纪念日延续至今的介子推么?不就是南有屈子端午节北有介子清明节而为普天同祭的大德之人和大道之人介子推吗?绵山是介子推的大德大道之山,也是阎吉英的大德大道之山!由此,我深深记住了阎吉英先生的德道之说。于是多年以后我请哲夫先生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大爱无敌——阎吉英的道德观》。在哲夫的作品里,阎吉英的生态环保追求与阎吉英的人类德道思想,是一种融合合一的人类大爱,是一种浑然天成的理想实践。哲夫曾经给出了一个公式:道德﹢环保﹦生存。这是不是哲夫先生概括提炼的“阎吉英定理”呢?

阎吉英的产业转型——黑色产业转向绿色产业,是在三晋环保行的采访之后传播向世界的。后来,听说,无论是清洁无回收还是清洁热回收,将黑色煤炭炼成钢色焦炭的事,他已经不再做。他的焦炉全部熄火,真的停产了。是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是拥有绿水青山就拥有金山银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是青山不老,大道长青。这是作为一个传统而现代的企业家的阎吉英的前瞻远瞩啊!由是,我想起我曾对阎吉英的道路评价:他由创造黄色财富走向创造黑色财富、由创造黑色财富走向创造绿色财富,其实,也许更准确地说:他是由创造经济财富走向创造生态财富、由创造生态财富走向创造精神财富。而精神财富,是真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社会财富的源泉。这也许就是阎吉英超越了传统晋商和现代晋商的地方。他是传统而现代的德道晋商啊!

想想,大约已经10年未见面了,阎吉英先生,他怎么就去了呢?这期间,我们组织了首届山西省环保形象大使评选,阎吉英当选,但是,举行颁奖典礼的时候,他没能前来,他派了代表来领奖。那时,山西环保形象大使评选委员会送给他的颁奖辞是:黑色转向绿色,绵山实现了现代企业可持续发展的环保跳跃。然而,绵山依然绿,阎吉英却去了。这期间,世界地球理事会首次在中国绵山举行年会,绿精英云集,但是,会议举行的时候,我未能前去,我选派了记者前去采访。那次,世界环保泰斗莫里斯·斯特朗留给他的题词是:今天我来了,明天我还要来;今世我来了,后世我还要来!然而,莫里斯还没来呢,阎吉英却走了。两次盛会,我与阎吉英,失之交臂,我感觉已是很久很久的事了,那么,阎吉英今天走去,将更会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的事情……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设想想跟阎吉英讲,我想在绵山设立一个人类生态环保的纪念基地,给那些为人类环境保护事业作出贡献的著名人物刻石勒铭树碑立传,让绵山成为世界环保之家。然而设想尚未说出,他已就永远地去了。天地茫茫,我与谁人说?

一个时代的英雄故事就这么过去了吗?一方地域的现代神话就这么结束了么?不。我想,这其实是刚刚开始。一个英雄故事,结束意味着开始;一个现代神话,开始了就没有终结。一座绵山将流传一个古人和一个今人的故事,这不是新的开始吗?

2015713。浓云低垂,空气凝重。山西介休,没有落雨,然而介休义安,一派泪雨。整个村庄,沉浸于悲郁。

介休,这个介子推曾经留恋而后长眠的地方,义安,这个阎吉英曾经出生而今归眠的地方,整个村庄,为阎吉英送行。

王建镇痛致悼词的声音在大厅里低回,低回,阎吉英先生,一个正直的、善良的、仁厚的人,却微笑着,俯视着苍生。

阎吉英先生,他终于又走向了绵山,最后一次走向了绵山,安眠在了他的绵山的脚下。他将永永远远地,守护着绵山;永永远远地,守望着绵山。

我终于又想起哲夫先生撰写的五言古风的诗句,那是他曾在《大爱无敌》中写给阎吉英的诗记,而今,却成了给予阎吉英的最后的悼词。呜呼——

 

大道无常态,大德无常形。

古有介子推,今有阎吉英。

 

2015713  于并州汾河岸畔

 

  评论这张
 
阅读(61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