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污染常态化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2014-12-08 06:45:53|  分类: 哲夫杂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夫:污染常态化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污染常态化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哲夫


      可以这么说:今天的好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好。今天的坏也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坏。好和坏从来都是相对的,人文生态的恶化直接导致自然生态的全面恶化。生活相对富足了的同时生存环境却污染了。我们在建设天堂的同时也为自己筑起了一座人间地狱。http://t.cn/RzaiBt9 

 哲夫:留块肥田活子孙

  北京晨报网: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哲夫:污染常态化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近日,网络上有一篇环保的博文引发了网友的争相转发和评论,博文的题目叫做《留块肥田活子孙》,博主是著名作家,被誉为中国生态文学第一人的哲夫。哲夫是畅销书作家,不论是小说还是报告文学,都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很高的销量,他也是极少被批评的作家,与他同时代的作家,极少没有被批评的,哲夫算是一个。因为他的文字,总是和每一个生存的根本息息相关,水、空气、食物……

   被撕裂的原始森林

   许多人对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记忆,大多都和在工业、市场、商品乃至互联网相关,甚至也和道德滑坡、信仰沦丧相关。或许也会有人记得,那也是一个环境急剧恶化的时代。哲夫不是中国最早为环境担忧的人,但毫无疑问,他是中国最早写生态环境的作家。二十多年以后,他已经成了中国最有名的生态文学作家。

   究竟什么是生态文学?生态文学又是如何诞生的?哲夫说:“生态文学原本并不存在,而是伴随着污染的日益严峻而诞生的。最早的生态文学作品是美国作家蕾切尔1960年发表的《寂静的春天》,描述美国大量使用农药对环境的危害,杀虫剂杀死了害虫,也杀死了益虫乃至鸟类,春天来临,大地上却再也没有了鸟鸣虫声。”

   春江水暖鸭先知,可当江水变成了黑水,哪里还有它们生存的空间?哲夫说,“在全世界都为工业文明沉醉的时候,作家最先发现了文明背后的危机。人类获得了最大的生存空间,但是也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要素,水、空气、食物,都在变坏”。

   走上生态文学之路,并非偶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哲夫写了一部名叫《山林的女儿》的剧本,被临夏电视台看中,要拍成电视剧。拍摄要到大兴安岭取景,哲夫也应邀前往,但是到了那里之后才发现,想象中的林海雪原没有出现,只有一片片砍伐之后的树桩子,“像一只只瞎了的眼睛,直勾勾对着天空”。砍伐的工人告诉他,以前的大兴安岭,参天的古树,茂密的灌木形成了一道撕不开的屏障,一头羊被灌木卡住,牧羊人第二天找来,羊还在那里卡着。但是现在,每天开工砍树,要先坐车走半个小时才能找到树。

   回来之后的哲夫,写了一部中篇小说,叫做《森林的性格》,发表之后,他的朋友,也是著名的作家李国文告诉他,这应该算是环境文学,并且建议他可以往这方面发展。

   我不崇高,只是自救

   踏上生态文学之路,哲夫写了大量生态文学的作品,几乎每一部都曾经轰动一时,《黑雪》、《毒吻》、《天猎》、《地猎》……在文学圈中,“哲夫年”成为一个常被提起的词汇,因为他的每一部小说,都是当年最热门的出版物。

   不过,有时候小说的畅销,并不意味着阅读者已经意识到了环境危机,在出版了多部生态小说之后,有不少人说哲夫“小说写得很好,但都是编的,真的情况哪儿有那么严重”。很少有人明白,真实的环境问题,远比小说更严重。小说畅销,但环保还远未上路,于是哲夫转而写纪实文学,“既然人们觉得小说是编的,那我就写纪实的”。

   从1998年开始,哲夫先后赴淮河、黄河、长江考察,在淮河,他踏遍四省,采访大量相关人物,也见到无数污染企业,写下《中国档案》,在黄河,他走过八省,从高原到入海口,写下《黄河追踪》,在长江,他考察十三省,写下《怒语长江》,他的文章,让人汗流浃背,让人“惊悚骇然”。他告诉人们,原来我们生活的土地,早已经千疮百孔。采访中,再想起当年行走考察时的所见所思,哲夫说:“黄河最大的问题是水土流失,工厂排放,特别是造纸厂。长江本来没有水土流失的问题,原本江水清清,但过度的砍伐,把长江也变成黄色的了。有一个笑话,说黄河和长江通话,黄河说‘长江长江,我是黄河’,这边长江答‘黄河黄河,我也是黄河’。”笑话背后,是母亲河的斑斑血泪。

   评论者说哲夫是堂吉诃德,单枪匹马向一个时代宣战,哲夫说,“其实没有那么崇高,我只是自救,作家是最敏感的群体,总会发现那些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的危机和问题。我们每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水、空气、食物,无不关系着我们的生存。不自救,谁来救呢?”

   哲夫在不断地提醒世人,只是滔滔者举世皆是。哲夫说“小说无非扬汤止沸,纪实不过隔靴搔痒,以身饲虎也无非多一堆肉喂狗,不能釜底抽薪,一举奏效。才知其间艰辛,还要在人上下工夫,于是倒转回来,做人的文章”。

   人不可能控制自然

   做人的文章,也同样不容易。哲夫说,中国的事儿,总是这样,影响很大,作用很小。几十年的发展,污染似乎成了一种常态的现象,司空见惯,便见怪不怪,污染是正常的,不污染才不正常,每年都在喊,每天都有人说,但污染却越来越严重。

   发展经济,发展工业,是不是一定要以环境为代价?这可能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200年前的伦敦,人们把遍地冒烟的烟囱、刺鼻的空气以及发出恶臭的泰晤士河当做现代文明的象征,深深为之沉醉,200年后,人们早就被环境所报复,也早就知道,生存的环境,有时候会比经济更重要,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多少?

   哲夫说,“其实我很理解这个国家,也很理解人们的想法,中国这些年经济的进步,生活水平的提高有目共睹,假如说我们现在牺牲经济发展,来保护环境,可能多数人都会不愿意。很多人批评GDP,又一次开会,有领导谈到带血的GDP,但是怎么办呢?发展GDP,就要牺牲很多东西,不发展GDP,放弃生活的方便和优裕,人们也不答应”。

   但理解终归无法拯救环境于危机之中,哲夫说“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时候了。再不关注,我们连生存最基本的三要素都要丧失掉了,水、空气、食物。可能有钱有权的人们,可以吃特别种植的绿色食品,但是能不喝水吗?能不呼吸吗?人们总是想征服自然,其实全错了,为什么一定要征服呢?无尽的掠夺和破坏,最终破坏掉的,是我们自己的生命。”

   涸泽而渔,有林皆伐,破坏掉我们生存环境的,正是我们自己。哲夫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位采参的朋友,曾经跟我说,他们村子里祖祖辈辈采参为业,后来人们涸泽而渔,再也挖不到野山参了,都是种植的。但是村里有个老头,人称棒槌老人,他总是能找到大个的野山参。这引起了一个地痞的注意,偷偷跟踪他,原来老头知道一个深山幽僻之处的绝谷,长着大片的人参,老头每次只采几个大的,留下小的,所以总能有人参采。但地痞不管,冲进去就一顿乱采,不分大小,采光掘尽,老头苦劝不听,气急之下,举起了猎枪”。这个故事被哲夫写进了小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没有结局。哲夫说:“老头面对的不是野兽,是一个人,他要不要开枪呢?能不能开枪呢?其实老头的难题,是所有人的难题,许许多多人正在做着不给未来留种的事情,怎么办呢?要杀了他吗?”

   古诗词的环保行动

   近年来,哲夫致力于宣传环保意识,宣传危机意识,在媒体上,在网络上,从不懈怠。哲夫的博客和微博每天都更新,甚至更新数次,开始写文章,后来又开始以古诗词来宣传环保。这些诗词,或者愤怒,或者无奈,或者调侃,或者批评,每每都能引发读者和网友的赞叹和声援。

   饮食多毒,他写“为防身亡先饮鸩,阿瞒早就毕其功”;河流污染,他写“把酒横槊天下问,英雄谁敢饮溪东”;寒食有感,他写“可怜春风意未央,不知何处是故乡”;树木萧疏,他写“西去朝南还向北,何时方肯往东归……”在哲夫的微博和博客中,每天都有很多人讨论和转发,为了他的诗词,也为了他的环保。

   哲夫说:“用古诗词写环保,其实也是为了宣传危机意识。我宣传环保,几乎用尽了所有的题材,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诗歌,这一年多又开始用古诗词。在许许多多宣传环保的题材中,小说可以说是重量级的选手,古诗词则算是轻量级的选手,它是文学皇冠上的一颗钻石,但它不是皇冠,皇冠很沉,钻石很轻。不过轻也有轻的好处,有一些特别的东西,简短、上口、容易记住,我以此来进行环保的启蒙,是一种尝试,也是无奈。”

   环保是一个长久的命题,也是一个艰难的历程,哲夫说:“它是整体的问题,水是流动的,空气是流动的,哪里都不能独善其身。我老家是北京的,以前也常住北京,北京的空气众所周知,北京的水也快没了,南水北调到汉江口就污染了,可是要解决,不是北京一个地方能解决的,这和全国环境有关。我们的危机是共同的,我们的难关才开始。如何渡过难关,还是人的问题”。

   晨报记者 周怀宗

   哲夫:著名作家,中国生态文学第一人,著有生态小说《天猎》、《地猎》、《天欲》、《人欲》等,生态纪实作品《中国档案》、《黄河追踪》、《长江生态报告》、《世纪之痒——中国生态报告》等。

 

 @哲夫http://t.cn/Rzp7cfn 可以这么说:今天的好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好。今天的坏也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坏。好和坏从来都是相对的,人文生态的恶化直接导致自然生态的全面恶化。生活相对富……污染常态化再也不能继续下去 http://t.cn/RzaiBt9: http://t.cn/Rzp7cfn

  评论这张
 
阅读(1763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