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厚黑年代多厚黑人群  

2013-11-19 14:1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厚黑年代多厚黑人群

哲夫

哲夫:厚黑年代多厚黑人群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厚黑的年代,自然多厚黑的人群,方方面面,概莫能外了。上上下下,人人皆具搔不透的痒,之前称之以:世纪之痒。左左右右,个个都有摸不到的痛,现在命名为:渴求之痛。故填《点绛唇》两首以寄寓这个有趣的意思。

其一,取材于黔驴技穷的典故,这个故事是唐朝柳宗元所讲,他说: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恶,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阚,断其喉,尽其肉,乃去。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今若是焉,不幸而言中。悲夫之余,因黔驴的不绝,存之,便有了新繁殖与新发展,新故事为之层出不穷,故择其一则,而续之,不为效颦,只求略微搔以世纪之驴痒也!

世纪之痒

(点绛唇)

哲夫

俯仰黔驴,

蹄儿够不着迷惘。

六神无主,

只想搔搔痒。

骨感皮囊,

丰满多猜想。

槽头党,

向西迷惘,

虎在丛林赏。

其二,取材于成语涸辙之鱼的故事,出自《庄子》,其曰:

“庄周家贫,故往贷粟于监河侯。监河侯曰:“诺。我将得邑金,将贷子三百金,可乎?”庄周忿然作色曰:“周昨来,有中道而呼者。周顾视车辙中有鲋鱼焉。周问之曰:‘鲋鱼来!子何为者邪?’对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诺。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

此情此景,似乎仍然可以借用柳宗元上文结语的慨叹:“今若是焉,悲夫!”

诳语监河侯,且措大游说吴王、越王,引西江之水来解救鲥鱼之困,然而远水不解近渴,其危急,形同餐金饮鸩以止鲥鱼之渴,乃是恰得其反也!

且,此时竟有须齿生动的蟑螂,跃跃然,前来车辙之内,百般撩拨,欲细嚼慢咽那只躺在涸辙里的鱼。蟑螂之吻,虽不至于倾刻间便夺了鱼的命,却也让鱼十分的泼烦无奈,于是故事就有了一个这样的继续。

如何结束,荒唐与丑谬否,请自己判断之。


渴求之痛

(点绛唇押平水韵)

哲夫

涸辙枯鱼,

已无暇顾其轮近。

渴求成愤,

遇蟑螂荼吻。

饮鸩红尘,

解困吞金粉。

虫情殷,

齿须勤谨,

轱辘过同坟。

故事的结尾,是一辆花轱辘牛车轧轧地滚将过来,鱼不必等待远水,蟑螂也不必嚼食鱼,轱辘之下,安有完卵,同时压死了濒死的鲥鱼和嚼食鱼的蟑螂。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类生物合死一处,坟上便写了以上这首《点绛唇》作悼词。如此而已。

鲥鱼者,时愚也!


哲夫:厚黑年代多厚黑人群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1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