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燃嚼”和“那沙”  

2012-07-07 18:5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燃嚼”和“那沙”

哲夫 

没有记载,却可以想见,自从开天辟地,这片土地便已经存在。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那时,这片僻处黄土高原最北部的土地,依托着黄河和海河两大水系,天荒地老,得天独厚,一派风生水起的原生状态,草木自由生长,河流自由流淌,万物自由繁衍。习惯择水而居择草而牧的人们无意中发现了这片原生的乐士,便引朋呼类,始而族之,继而村之,再而镇之,又而县之。这是有考证的,早在十万年前的石器时代,这片土地便有了人烟。 

有了人烟,便须“燃嚼”,这“燃嚼”二字,出自左云本土书法家李茂先生之口,在那个非常的年月,这位供职于左云县一家什么合作社的中年男人,每逢春节都要为左邻右舍书写大量春联,而平时他却是拉平车的,类似于北京的板儿爷。那时我还小,便把这两个简单生动古色古香的字眼纳入耳中。印证左云文化渊源博杂丰富的还有两个关联人类未来命运的字眼,而将这两个字眼最早最频繁地灌入我耳鼓的是我的奶妈金俊兰,她每天起早的第一件事就是扫地,抹柜台和灶台,每每会高喉咙大嗓门地吆喝:欢欢给妈倒“哪沙”去!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欢欢是快快的意思,而“那沙”竟然指得是垃圾。“那沙”二字应该怎么写,不甚了了,也有说应写成“腌煞”的,不知是否?姑且如此。小时不甚明白,长大后才知道,左云人对“垃圾”称谓或曰读音,竟然与广东人相类似。还有,不知当时是否有人注意到,很早之前的央视,也曾有一位主持人,在播报时尝试或有意将“垃圾”的发音改为:“哪沙”。 

儿年的记忆生动有趣而且充满色彩,北门外的小林区长满树木,春来时有些树会开灼红的花朵,当地人称之为桃兰兰,花谢了会结果,青涩的外皮,包着一个大大的核,眼馋,却不可以入口。不远处是小水库和绿油油的大片湿地,布满泉眼和水流,低洼而平坦的草地上,各色小巧的花朵星星点点开放,牛羊在草坪上散漫地吃草,那风光的旖旎,至今令人难以忘怀。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还记得,草皮橡胶也似富有弹性,人走在上面,颤巍巍的。一锹下去,掘一个坑,片刻之后,便能渗出一眼清泉。草地上,还布满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沤麻坑。四围大田,多长满高大笔直茂盛的麻。学名大约该叫黄麻?收割后的黄麻须浸入沤麻坑,沤核桃那样沤去绿色的果肉,然后便可以剥下长长的白色纤维,供冬闲时女人们打八吊、纳大底。 

八吊是牲畜的腿骨或肘骨所制,中间穿有弯钩的铁丝,将麻的长长的细弱的纤维缠绕其上,发力使骨头转动,便会将纷乱的纤维拧成一股麻绳,用来缝纳绰号“砍山鞋”或是“踢死牛”的鞋底。特别需要说明的是,麻的仔粒细小而晶莹,炒熟可食用,称之为麻子,嗑食起来殊为不易,故被女人们戏称为麻烦子。有了这样一盆麻烦子,女人或是男人,便可以据此来熬过漫长的冬季或打发麻烦的时候。另外,麻杆不仅用来点灯和当引火的薪柴,还被编入民间俚曲,如:桃兰兰开花一撮撮毛,麻杆杆点灯半盏盏红,酒盅盅挖米不嫌哥哥穷! 

左云的古老与年轻是同在的。羽书驿马的时代,地处要塞为兵家必争之地,为历代官家屯兵的边陲重镇。商周时属冀州北部地区。春秋时为北狄牧地,名白羊地。战国时属于赵国,置武州塞。秦代属雁门郡。汉代始设武州县。晋永嘉四年(310)归代国。北魏时隶桓州(今大同)。北周时地属北朔州。依次往下数可数一大串,却最终归属于大同市。现在想来,左云民俗文化的驳杂,与历史上归属不断变迁和异地文化不断进入,似有直接的传承关系。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那时我还小,左云的城墙,包括南门、北门、西门,还完好无损。古旧斑驳蒙满历史灰尘的城砖,长满褐色菌癍,巨大而沉重,壮劳力也只搬得动两块。城墙上有些地方,已经没有了城砖漫道,露出一派皇天厚土。据说当年这些黄土都是用笼屉蒸过的。袒露出黄土的地方便长满了贼贼面和芨芨草,还有式式样样的植物。沿城墙走一圈,约略十里的样子。 

那时城里的鼓楼、太平楼、老爷庙,也还好好地在。 

只有东坡之上是一片厚重的墟土,那里曾是盛极一时与云岗石窟和应县木塔齐名的藏经阁的遗址,盈坡悉为规模宏大的殿宇楼阁,与鼓楼、太平楼相类似,清一色的木结构,以此便可窥见这片土地上的树木曾经有多么的巨硕和丰茂。不幸后来毁于兵燹战火,只剩一片墟土,如今大约连墟土也不剩,只剩下两句口号了吧?如今的年轻人怕是已经不知道了吧?那两句曾在雁北十三县广为流传的口号是:云岗的佛爷应县的塔,左云还有个藏经阁。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这么一绕不免就要绕回到我在前边暂时撂开了的所述。 

有了人烟,便须“燃嚼”,为了有一口嚼的东西,春种、夏锄、秋收、冬藏便一样也少不了。

随着时光的推移,人慢慢变得文明,也变得娇贵,茹毛饮血已不流行,所以需要火来取暖和煮熟食物。首选燃料是草木,燃烧不能耐久。于是,便有人发现了一种可以燃烧的黑色石头,名之为煤,左云人习惯呼之为炭。炭是过去和现在人类发现的最多最好最耐久最便宜的燃料,是人类居家过日子和社会发展经济不可须臾或缺的东西。左云恰巧产炭,不仅资源丰富,而且开采条件好,兼之交通便捷,便在改革开放之初,得天独厚,率先富了起来。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遗憾的是,有了“燃嚼”,便会产生“那沙”,不仅是吃喝拉撒等排泄物和针头线脑之类生活垃圾,随着经济发展的如火如荼,各种工业废弃物,如煤矸石、洗煤废水等污染物。二者交替功运,直接导致的恶果是,绿地稀疏并消失,湿地被破坏和填埋,代之以一幢幢住宅,河水和泉眼多数干涸,地下水遭到破坏。过富裕生活的代价,是土地大面积的塌陷,有些村子甚至连喝水都发生了困难。细细想来,不仅左云如此,似乎一整部人类历史,都离不开这“燃嚼”和“哪沙”两部分的功用,一路走过来,导致的是,社会的繁荣,自然的贫穷。 

丢卒保车,似乎所有发达地区或曰发达国家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为了让人过好日子让生态受点制也不可避免。对待城墙、文物、古迹似乎也是这样。我当年亲眼目睹城砖被人们从城墙上,一块块剔剥拿下,十里长的城墙如同一条被凌迟的剔剥去鳞甲的巨龙,绻缩扭曲成长长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大大的一围,露出血肉模糊的胴体,那胴体上的血脉似乎还在颤动。巨大而沉重,龙鳞般华贵、拉风、古老的城砖,被不识货的人们拿去垒猪圈,终日与猪的哼唧声为伴,久而久之,连带猪也沾了龙气。黄土之下,有悲风四起,先祖唉声叹气,历史捶胸顿足。

这大约便是左云近些年来很是重视绿化工作的原因吧?而补救这一切的措施,除了产业结构的调整而外,除了企业家捐款修几座不伦不类的庙,似乎也只能是尽可能多地在漫山遍野植树造林,尽可能持续接力使这片土地恢复三春的娇艳。不妨这样期待,距离左云县几箭之遥的右玉县的绿化,在全国已大大地出名,相信不久的将来,左云也会因此而出名。 

话又说回来,大同乃至山西,何尝不是如此。有古风为证: 

北狄曾为白羊地,白羊遍野杂马牛。

过往朝代帝王肥,来去日月江山瘦。

治大国若烹小鲜,欲先民要先身后。

都护仍须善筹谋,拂去沧桑还春秋。

哲夫:“燃嚼”和“那沙”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6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