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以心看取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2012-02-21 23:0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夫:以心看取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哲夫:人生原本似竹,而竹不虚心不生节久矣;天行如君,而君子独善其身,小人正顾盼自雄。日月暧昧,春秋不爽,明珠投暗,良骥赋闲,战马耕田。锥处囊乎于中,藏锋敛芒,不敢颖脱而出。毛遂不自出,伯乐不举贤,诚天下之大患也! 

 

哲夫:以心看取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吕丽萍 :1966年8月24日凌晨,被红卫兵打得遍体鳞伤的老舍欲回家,然而,家人坚拒他进门要其好好反醒。他独自来到了太平湖,在湖边坐了整整一天,几乎没动过,最后步入湖水自尽。死后,连骨灰也未保留。老舍曾说,“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 ——是那个时代毁了亲情。(真的假的?求真像)

闲散之人 :四十五年前的那个凌晨,年近古稀遍体鳞伤的老舍先生独自走出了生活了16年的百花小院,来到德胜门外城西北角上的太平湖,在太平湖边坐了整整一天和大半个夜晚,然后步入湖水自尽。没有人知道,在老舍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坐在太平湖边都想了些什么。但是,我却可以想象得出,一个老者,一个有着硬骨和尊严的人,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去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因为就在这前一天,老舍去北京文联“参加运动”,受到了“造反派”和“红卫兵”的批斗。他们强加罪名在老舍头上,使老舍遭到了人格上的侮辱。如此不堪忍受的侮辱降临到头上,老舍毫不犹豫,平静而坚定地选择了死亡。


想问:究竟是时代使然?还是人性使然?或是二者兼而有之?以自己的心去看取: 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时代不同亲情也有所不同 

哲夫:以心看取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忠孝图中赏翰墨,长歌卷内品清音

----李润林先生《长歌当哭》书法长卷观后

田承顺

 

 辛卯之冬,元旦将临。在岁末年初的匆忙中,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观赏了李润林先生近作《长歌当哭》书法长卷。这个长卷既是一首儿子追悼先父的叙事诗,又是一幅借笔翰传达孝义的书法佳品,更是一幅父忠子孝情感浓烈的“忠孝图”。

 

一、“笔墨之性本原忠孝”

 

  我国书法艺术说来玄妙,从本质上讲可以称之为写意的哲学艺术。孙过庭第一次明确规定了书法的写意性,即他认为书之为道,在于“达其性情,形其哀乐”(《书谱序》)。而以忠孝为本原形其哀乐的传世书作,颜真卿《祭侄季明文稿》为后世称道。因为文稿是在极度悲愤沉痛的情绪下书写的,作者顾不得笔墨的工拙,故字随书家情绪起伏,纯是精神和功力的自然流露。潘伯鹰《中国书法简论》对《祭侄季明文稿》给予了热烈赞颂,他认为,颜氏家族躬逢离乱,以爱国之心全力抗击叛乱,在国家危亡面前表现出了坚贞不屈与高风亮节,我们从这个角度去赏析《祭侄季明文手稿》,走进书家的精神世界,才能深入地把握颜真卿忧愤遥深的情怀,学书法兼学其为人。为人正而后书品始高,这或许是傅山所谓“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的含义之一。

 

哲夫:以心看取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今观李润林先生《长歌当哭》行草长卷,16.5米的尺幅展开在眼前,郁勃其间的,自有一股充盈的忠孝之气。清代书论家王昶提出了一个深刻的命题:即“笔墨之性本原忠孝”(《春融堂书论》),这个命题,我们正好借此《长歌当哭》长卷作一个跨时代的解读:李润林先生的先父曾经是一位县上的基层教育工作者,他为人正派,用心育才,受人称道,而在家庭教育方面又教子有方,于是子承父爱,勤奋苦读,终当重任,这是一幅至可珍贵的人间“忠孝图”。人之至忠者,当以爱国亲民为其忠,李先生《祭父文》中介绍的其父李崇实老先生,“笃忠职守,公正义烈,气盛之年常显忠良之象”。李老先生教子育才,当以其1990年切除胆囊病榻之上,教子清廉的故事尤为感人至深。有其忠烈之父,必有其忠孝之子,父子承续的是一曲清廉为民的忠烈谱。在父亲病殁三年后,李润林先生凝刻心魂,收摄血泪,书写自作诗《长歌当哭》长卷,笔笔掩抑,点点怀思,不拘于法而寄托忠孝之情,笔情墨意之间,用一种长卷的形式,行草书的笔体,寄寓着绵长的孝义,抒发着深长的怀思。在当今文化建设的新潮中,我们正是要向全社会推举这样一种全新的“忠”和全新的“孝”。人而无“忠”不能自立,人而无“孝”不可行世。笔墨之情本乎忠孝,岂可忽乎?

 

  清代侯仁朔《侯氏书品》在评到颜真卿《争座位帖》时讲道:“观其深朴条畅,率意经行,而忠义奋发自不可掩,益知古来万事贵天生也”,李润林先生的《长歌当哭》书法长卷,也正是这样一种率意经行的忠义奋发书作。

 

二、“世之学书者,如未能诗,吾未见其能书也”

 

  人们熟知书法史上的行书作品,有天下第一行书王羲之《兰亭序》,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祭侄季明文稿》,天下第三行书苏东坡的《黄州寒食帖》,这些作品无一不是文、诗、书俱佳的绝世之作。明代书论家吴宽在他的《匏翁集》中论道:“世之学书者,如未能诗,吾未见其能书也”,绝对不是苛刻之论,而是深有见地的历史总结。

 

哲夫:以心看取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李润林《长歌当哭》长卷,所书文字内容,即其2009年1月14日,其父李崇实老先生安厝之前的诔吊之作。全诗采用四言句式,非常适合于作诔吊之辞。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之铭,大多为四言句式,这是一种传统的文化范式。刘勰《文心雕龙》称:“诔者,累也,累其德行,旌之不朽也”;“吊者,至也,君子令终定谥,事极理哀”。马作楫先生评李润林祭父诗《长歌当哭》,有文《岚水河畔美德如花》为证,文章论道:“这首诗以一个号天泣血、追思父爱的儿子的口吻,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慈祥父亲充满坎坷的一生,同时也让一个忠义仁爱、厚德饱学、几十年如一日献身教育事业的优秀教育工作者的形象跃然纸上”,为我们提供了解读此诗、此书艺术的密码。

 

马先生的评价恰如其分。李润林先生以四言诗体,精当构思,追溯先父生平,用了三百八十行的篇幅,一千五百二十五字,全诗采用多种艺术手法,表现出了诗人内心真诚、纯净和正气浩然的精神世界,展现了诗人爱国、爱民、亲民、廉洁的高尚情怀。

 

《尚书·尧典》最早提出了“诗言志”的文学创作观念。我国最先兴起的文学体裁是诗歌,中国最先产生的文学理论是诗论。我认为,书法与诗歌一样,它强调的是表达人的主观情感,而不是反映客观事物,故曰:“书为心画”;对于书法风格,应该强调的是“和”,《兰亭序》以“和”为美,《祭侄文稿》、《黄州寒食帖》等作品无不打上“和”的烙印。即作品在情感层面,达到“直而温,宽而栗”,在天人层面达到“神人以和”。书法创作是在高层次的心理矛盾和精神状态下进行的“半神化”艺术活动,是人情与神情共同作用下的综合表现形式。那么何为“半神化”?即有的作品在创作过程中得以超水平发挥,书法家有时不知道自己如何完成了一幅超水平的作品,这种状态即可称之为“半神化”,这种状态的极致是神经质的创作状态,是一种对现实的超越,是书者原始本能反应升华的井喷现象,是书家独自的高峰体验。《长歌当哭》书法长卷,在创作时作者本人已经是进入了一种不自觉的创作状态,书者以诗引情,情寄笔翰,他的笔墨已经完全被怀念父亲的情感与表达这种情感的欲望所导引,故作品的实际效果可以说是超乎作者最初设想的。以诗牵情,以情赋书,无庸置疑,书者完成了一次书法精神的自我超越。

 

三、“大抵效古人书,在意不在形”

 

  布洛克说:“艺术的价值最终要通过它的表现力量……一件作品之所以是美的,是因为作者的个性特征在它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痕”,刘熙载云:“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由此看来,书法作品是否具有震撼力,人的性情表达至为重要。现代书法在效仿古人书法的时候,其突出的要点是直取其意,也即以意为先。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现实情况已经不能完全与古人相同,我们临池的时间较古人要少,我们工作的频率较古人要快,我们应对的人间万象比古人要多,这就决定我们在仿效古人之书时,要重在其“意”而勿拘其“形”。明代的书法理论家李东阳在《怀麓堂集》中大胆提出:“大抵效古人书,在意不在形”的观点。也许李东阳早已窥测到时移世易,世界在变,生活在变,书法也在变。

 

哲夫:以心看取两个时代两种亲情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大约是2007年秋,在一次柳林县文化建设座谈会上,我有幸得与李润林先生近距离相见,那时他正担任柳林县委书记。当时我还得知,李润林先生在繁忙的党务、政务工作之余,写了不少古典诗词,平时还练习书法,旁人对他这种寄雅怀于平仄、留深致于翰墨的介绍,让我感到他瘦削的脸庞有了更多的亲和力,他的这种通过个体追求成就自我的高洁志趣,是其多元性情的必然选择。过了不久,一位同学将他的诗词作品发短信给我,说是李书记征求大家意见了,我深感吃惊,直觉告诉我,对诗词都这么认真的李润林先生,对父母、对工作、对朋友、对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将会是更加出类拔萃、超乎常人的。果然,在四年之后,当我看到他的《长歌当哭》长卷后,事实印证了我的猜想。吕文明先生说:“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遇到痛苦与矛盾,如果放任自流,让它来去匆匆,那就只能把这样的痛苦停留在生理和心理的层面上。但是如果因循利导,科学生发,那这种痛苦就很容易运用到艺术表现中”。严父的病逝,触发了诗人、书家李润林先生内在的诗书禀赋,于是他把自己内心的苦痛与矛盾一寓于诗,一寓于书。此时的《长歌当哭》长卷便诗书合一,天人合一,神人以和,和而不同。其实李润林先生本无意于作书法家,但此卷看来,有“惟愈不经意者,则愈觉神妙”(侯仁朔《侯氏书品》)之感,“书初无意于佳乃佳”(苏东坡语)。这也与蒋和所讲的话有相通之处,即:“法可以人人而传,精神兴会则人之所自致,无精神者,书法虽可观,不能耐欠学玩;无兴会者,字体虽佳,仅称字匠”(《学书杂论》)。有一分修养,便有一分气质,谁可否认呢?

 

  当然,书法学习除了天分、情感、学养外,在行草书的学习中,傅山先生《霜红龛书论》谈到,“真行无过兰亭,再下则圣教序”,清代又一位书法家讲到,“字与文不同者,字一笔不似古人即不成字,文若为古人作印板,尚得为文耶?此中机变不可胜道,最难与俗士言。”当今书坛,倡导继承,重视临帖,利在当今,功启后世。李润林先生《长歌当哭》长卷所流露出来的瑕疵,可能也正是行草书临帖需要再遵前贤之嘱的问题。文字面前,人人平等,书法面前,亦复如是。清代以降的南北书派论,无论南帖还是北碑,都强调临帖,手卷翰札,尤须寻源于二王。以二王为源,以米黄为流,方能“弘观既往之风规,导格来之器识”。另外,“顿悟”与“渐修”,人各不一,李润林先生《长歌当哭》书法长卷,雅韵清音,饱含了顿悟与渐修的许多信息,留给了我们美好的启迪。

 

李润林先生一哂。

2011.12.28草拟

2012.01.02修改

2012.01.04再改

 

 

 

 

田承顺(1963——)山西汾阳人。中共党员,副教授。大学本科毕业,文学学士。1984年吕梁师专中文系毕业,留校任教。1990年任吕梁高专学生处副处长,1996年任吕梁高专学工部部长。1999年任吕梁高专成人教育部主任。2007年5月任吕梁高专校长办公室主任至今。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山西诗词学会副会长,山西书协理事。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书法高研班在读学员,书法师从欧阳中石、齐作声、郑晓华。诗词师从李旦初。

 

 

相关链接:

哲夫:孝民悌国即纸钱

和治国:一个新的政治形象\雷达 

哲夫:李润林--第三只眼睛看广东

哲夫:演员“葛优”与县委书记李润林

父亲,您是一本厚重的书

哲夫:生死迷思迄古今

  评论这张
 
阅读(285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