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人类原素(非常文本实证小说)  

2011-07-27 18:2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夫:人类原素(非常文本实证小说之一)_哲夫_新浪博客 - 哲夫 - 哲夫网易博客

(非常文本实证小说之一)

哲夫

那天清早,我照旧在城市的河边散步,看见几个小孩子在河边捞鱼。

城市还没有完全醒来,大张嘴巴睡得很香。它的蛛网一样细密、麦芒一样尖利的牙齿,疏可走马,密能罗雀。它的肠是盘曲环绕的大街小巷,胃是钢筋水泥浇铸的各式楼群,而人类就生活和行走并居住其中。它轻轻咂嘴,便有血肉横飞,牙齿微挫,就会魂销魄散。它的呼吸、唾液、分泌物、排泄物、废弃物,都含有剧毒,足以让日月失色,天地生锈,江河褴褛。城市人对农村人说:城市人是好当的吗?想当城市人,你首先得学会喝变质的饮水、呼吸发臭的空气、吃陈化的粮食、吐黑色的粘痰、患古怪的疾病、住狭窄的鸽子笼、让马蜂入住思想、白蚁蛀满心脏、人格裂变如重铀、向蟑螂致敬、同臭虫结亲、与老鼠为伴、疏远自然、远离童心、置天地于不顾、走机会主义道路、为孔方兄大义灭亲,甚至毁损自己。

它所拥有的能量都是人类轻率地赋予它的。随着人口的持续的增长,不断扩大的城市建筑和盲目硬化的路面,人为地疏离和隔膜了大地与天空唇齿相依亲密无间的关系,使季节性的雨水和雪水无法即时渗入地下,只能变成径流去冲刷地面的肮脏和垃圾,汇入下水道进入河道最终成为污水。在接下来的40年里,世界人口会从67亿增长到95亿,到那时,人类世界将会是一幅什么样的情形。

不说未来,只说现在。目前因环境问题而造成的全球移民已达2500万人(中国估计为600万)。24%地表陆地已成为耕地,1/2可利用的地表水被消耗掉,三分之二的地球资源被耗尽,超过23%的耕地严重退化。50%的江河水流严重污染。25%的哺乳动物、12%的鸟类濒临灭绝。 1/4人类所患疾病与环境恶化有关。1/3土地面临沙漠化。全世界有80个国家严重缺水。10亿人口受到荒漠化威胁。

城市是个能量的怪物,这个可怕的能量的变种,是随着人类的发展而成长的。

现在,每天,地球上的人会吃掉600万吨粮食。每天,地球上有5.5万公顷森林被毁,有800万吨水土流失,有163平方公里的土地变成不毛之地。每天全球有5600万吨二氧化碳排入大气层,有1500吨吞噬臭氧的氯氟烃排入大气层。全球大约有15亿城市居民在呼吸被污染的空气,每天至少有800人因空气污染而死亡。每天至少有1500人死于饮水不洁导致的疾病。每天人类从江河湖泊中捕捞2.3亿公斤的鱼类和贝类。每天有12000桶石油被泄漏在海洋中,约有1.8万吨垃圾从船上被丢入海中。每天早晨在世界各地排放尾气的汽车约为5亿辆,同时每天还有14万辆新车加入其中。每天的核发电量占世界能源消费的5%,产生的核废料有26吨。每24小时有150到200种生物物种从地球上消失。

我这样想的时候,像一只太久地浸淫在水里的鸭子,几乎要把自己当成鱼了。鸭子是可以离开水的,而鱼却是不可以的。这是一种下意识的思维习惯。那几个刚刚还在和我对话的孩子,把我丢在井里头,割断了绳索就走了。他们走向河的下游,在距我不远的河边,继续捕捞假想中的鱼。我从井里爬出来,决定放弃鱼的思考,去河的上游。就是这时,我听见孩子们发出一阵高亢刺耳的尖叫。

孩子们的尖叫声很华丽也很抒情,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更加激动和兴奋,同时似乎也很危急,比啮草类动物遭遇到食肉类动物的袭击更加惊恐和不安。不知为什么,在我的印象中,孩子们喊叫时,似乎还没有“狼来了”这个极具意象的前缀。然而,金色的林子里有两条路,于是,具备了两种可能。

在我飞快地打下这几行字的时候,倏忽间,有一头身形高大瘦骨嶙峋的灰色的巨狼,穿越了过去、现在、未来的时空,从伊索寓言里不请自来。它耷拉着一条极具身份象征的长长的尾巴,胜任愉快地迈着细碎的步子,从金色的林子里若有所思地向我们走来:

――狼来了!叔叔,你过来,你快过来呀!

那是个夏日的清早,几个小孩子在河边捞鱼,一种担心使我走向了他们。

这种担心在上世纪50年代还不曾出现。那时,许多初具规模的大大小小的城市,各自都有自己的来处和去处,盘古开天、尧舜汤禹、春秋列国、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元明清民,无一不衍生时空的原始森林,铺陈历史的连台大戏。这些连篇累牍的建筑,皆有生命和寿数,每块砖,每片瓦,都有一个自己的故事。

这些大大小小的城市,如同一群群天生地养土生土长的雪域高原的藏獒,古朴无华,意气风发,姿态各异。它们的皮毛是自然而纯净的,它们的形象是古朴而厚重的,它们的性情是本真而率性的。它们各有各的个性特点,便连叫声也千差万别。甚或无须拿眼睛去辨认它们,只要拿耳朵这么竖着一听,便不会弄错。

辉煌是庄严的辉煌,华丽也是历史的华丽。类似夜明珠那样的狗,似乎只有一只,它的皮毛是不夜的,但也十分有限。欧式建筑被国粹绝对地包围,如同狗群中几峰傲慢而且孤独的骆驼,不得不在群狗的吠声中安身立命。岁月悠远的皮毛在历史的灰尘中闪闪发光,随着日升和月落,呈现出各自的属性和自然的颜色。

如今,曾几何时遍布中国大地的大大小小的群狗,在同一种能量的疯狂喂养下,已经长成为几乎是清一色的怪物,一只比一只更加生猛可畏光怪陆离,不仅是不夜的,而且还操着同样的吠声,那是日夜不息的钢铁洪流的吼声。这些能量的怪物以往已经制造出许多环境污染和生态灾难,今天它仍在继续制造这样的灾难。假如人类不能最终将这种分崩离析的能量回收和利用,那么未来等待人类的将是能量与能量的持续不断的交换和较量,直至耗尽物华天宝和人类的生命。

……………………………………。



走过去时我却改变了主意。我想还是不要剥夺孩子们的童真和童趣,和这么小的孩子们说这样沉重的话题是一种太过的残忍。这是一种转嫁危机给未来的现代的怯弱与无能,假如树木还想有朝一日结果,就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花朵。我只能平谈地告诉孩子们说:这河里很脏,根本就没有鱼,你们瞎捞什么?

…………。

劝阻似乎起了作用,三个孩子带着鱼网离开,留下了那些捕捞上来的垃圾。

…………。

我只好叹息着离开孩子们,走向河的上游,这样的河流不值得逗留,我决定放弃子虚乌有的鱼,去寻找陆域生物的版图。河的上游烟望雾视,那里还有一些美丽、宁净、纯朴的地方,是鸟儿和花朵的居处,是否还有野兽?我已经不敢肯定。然而我看到,烟望雾视中,一个一个的乡村,正在大踏步地向城市走来。

…………。

…………。

面对愈演愈烈的宇宙竞争,为防患于未然,科学家担忧地呼吁,尽早制订新的法律和技术标准以减少太空垃圾。现代航天器的防护屏虽然能使半英寸的物体撞击方向发生偏转,虽然太空无比浩瀚撞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发生惨剧只是时间问题。还有,必须引起我们这些父辈足够正视的是,曾经完美并终将属于未来也即是属于孩子们的宇宙,现在就已经垃圾化了。狼已经来了!狼早就来了!

――狼来了,叔叔,你过来,你快过来呀!

…………。

我飞步上前,大一点和稍大一点的两个面色惨白的孩子,已经不约而同地冲过来抱住了我的双腿,而那个被伙伴抛下的年幼的孩子,却一时不知所措站在河边,双手掩面发出惊恐万状歇斯底里的哭声。我急忙拥住两个孩子并上前去把嚎啕大哭的孩子也拉过来置于怀中。待到我怀中的三个孩子惊魂甫定,年幼的孩子也止住了哭声,我这才定住心神,顺着三个孩子充满惶怵的目光,望向河边。

河的这边和那边,是疯长的触目惊心的绿黝黝的水草,这些肥绿的已经接近死亡的水草诡异地夹护着一湾溅溅有声的流淌。这是一种近乎完美的有声有色却掀不起浪花的流淌,通体覆盖着厚厚的五彩面膜也似的皮肤,皮肤上还有刺绣也似灰败的泡沫和各种漂浮物。所有这些物事在鱼肚色的晨光的照耀下,五颜六色地闪射妖艳的虹彩。宛若汹涌澎湃的血液只能在皮下摇曳出有限的姿态,这些黑臭的液态在流过高出河床的石头时,也会激溅出各种不同的声响,皱起高低不平的波头,却不会破碎成正常河流中才会有的那种仪态万方的美丽的浪花。

过去,它是一条季节性的河流,冬天时它会完全干涸,在爽晴的冬日裸露着迂阔的胴体。在春天它会随着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潺然苏醒出细细的一湾,伴奏云雀的咏叹在天光云影中婉转而去。只有夏日才是属于它生命的季节,雷暴和闪电催生的山水,会从远处高墙也似席卷而来又席卷而去,几搂粗的树木、几百斤的巨石、几百里的自然铺陈和生活的废弃物以及闪避不及的人畜,都会成为它彻筑水墙的材料。它会迅雷不及掩耳地来,也会瞬间即逝地去,这是山水的性格。

现在,这条季节性的河流不再季节。它的生命是沿河企业给的,一年四季它都会流淌着暧昧的水流,冬天它不仅不结冰,还会冒着热烘烘的臭气。如果沿河的企业不再排污,它就会干涸。只有夏日的山水还偶尔光顾,可是带给它的已经不再是充沛和清亮,水头过去之后,淤积在河床中的,是更多的腐败和垃圾。

――狼来了,叔叔,你过来,你快过来呀!

那天清早,循着孩子们的呼救,我走向他们。

伊索寓言已经证明,儿童的呼救声是最能打动人的,弱小和无助,童声和稚气,是一种最能唤起人类悲悯的力量。伊索时代的农夫懂得这一点,他们三番五次的呈现自己的仁爱。说谎导致的悲剧过后,他们也只有叹息和自责,为什么不能再相信一次?遗憾的是,现在悲悯已经退化,社会渐趋于兽化。许多人放弃了历代已经从自然属性中升华或提纯出来的人类原素,重新沦落成野兽。他们潜移默化地将失去人类原素的属性全然地注入人类社会,以精英姿态堂而皇之地倡导和身体力行物竞天择的自然主张,积极参与人类对人文社会和自然生态的双重的弱肉强食,包括对同类的剥削、压迫、统治,和对异类的主宰、役使、杀戮。

…………。

河边浅滩处是孩子们刚刚还在撒网的地方,几只小巧的凉鞋随意丢弃在那里,被孩子们的小脚踩踏过的地方,还积有一片被孩子们的小脚丫带上岸来的水迹。污水的舌头舔过的地方,是一片被踩倒的肥绿的水草,现在它们正在顽强地慢慢直起身腰,似乎想要掩藏草丛中的那一张尼龙线织成的绿色的丝网。透过草丛我的目光聚焦到丝网中一团黑色的毛茸茸的隆起,这就是让孩子们感到惊恐的东西吗?难道这又是一个伊索寓言,孩子们是因为无聊和开心才喊我过来的吗?

伊索寓言原本是想告诉人们,有些事情是开不得玩笑的,类似玩笑一样的谎言会使你失去人们的信任,最终害死自己还带累坏别人受损失。我想孩子们一定也读过那个伊索寓言吧?一定不会犯那种愚蠢的错误吧?遗憾的是这样的寓言不仅发生在从前,也发生在现在,不仅发生在孩子身上,也发生在成年人身上。

…………。

在那天清早的河边,我在草丛中看见了一个毛茸茸的西瓜也似的隆起。质感上的不够光滑,肯定了它不是一个真的西瓜,更像是一个绕成球状的巨大的毛线团。我走上前去,嗅到一股呛鼻的腥臭,伸出脚尖轻轻一踹,那个毛线团便滚动着翻了一个跟头。于是我吃惊地看到丝网中有一张白纸般的人脸,人脸上有一双大睁着的黑洞洞的眼睛,鬼火般阴森森地瞪视我,似乎如宇宙黑洞那样深邃。

这双黑洞洞的眼睛让我联想起那些用来捕捉猴子的黑洞。在印度的热带丛林里,土著人通常会把一个不大不小的木盒,固定在地面或是树木上,然后在木盒里面装上猴子最爱吃的坚果。这个木盒上边会开出一个或两个黑洞,如同死神觊觎生命的眼睛。这些小黑洞刚好够让猴子空着的手掌伸进去,伸进的手爪一旦抓起盒子的坚果,便会握成拳头,再想把爪子从小盒子里抽出来就已经不可能。逃命的唯一方法是主动放弃指爪间的坚果,可是猴子的习性和人类一样,是从来不肯主动放弃已经到手的东西的。这样一来,猴子的命运只能是被土著人捉住,送到集市去卖掉或是自己吃掉,而人类则常常是在被捉之后才会悔恨莫及。

…………。

已经有这样一群缺乏人类原素的猴子将爪子伸进黑洞并攥取到了坚果。放哨的猴子发现,有食肉动物在悄无声息地逼近,又是跳脚又是吼叫地发出警告。处心积虑寻找黑洞的猴子们不相信这个猝不及防的警告。放哨猴只好反复发布警告说狼真的来了!狼已经来了!狼早就来了!狼就在眼前了!仍然没有猴子相信。原因是,手里握有坚果的猴子疑心警告者是在眼红自己手里的坚果,发出的是假警告。手里没有坚果的猴子,一方面急于寻觅新的黑洞,一方面还心存侥幸,想从握有坚果的猴子手里分一杯羹。众猴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肯率先逃开,索性便一窝猴坐在三个成语上:坐享其成,坐而论道,坐以待毙。

待毙的结果,只能是这样的黑洞,被未来的孩子唱着儿歌,一代接一代地继续从污水中打捞上来。这黑洞,不属于猴子而属于人类。有黑洞的头颅新鲜的如同才从地里摘下的西瓜,楞楞瓣瓣和瓜蒂上还挂得有露珠,不,是露球也似从伤口渗出的血水。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近似白垩纪那样恐龙的脸上,却凝固有寒武纪般单调的三叶虫的神态,嘴巴大张若布满煤窑的侏罗纪,口型永久地悬停在地壳运动非常活跃的石炭纪,并准确地定格在“狼来啦”的“啦”字音上。始之于从前伊索的积少成多,继之以现代社会的成长壮大,接踵于未来人类的发展变化,这个现代版和未来版的狼来了的故事,在孩子们的手上,就这样炼成了!

――狼来了!叔叔,你过来,你快过来呀!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