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哲夫:普通人的故事  

2008-10-06 13:5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
 

哲夫:普通人的故事_地球,猫爪下最后一只瓢虫_新浪博客 - z51 - 哲夫网易博客

普通人的故事

——《孩儿眼》之十三

哲夫

孩子眼的稚嫩,容不得尘埃刺损;若有时,便会红肿

出泪水,往往也泡坏一些事情,做了伪道德的帮凶。

女人十分地高大苗条,男人十分地低矮干瘦,扯了个孩子,如常人一般生活。孩子唤女人:妈;唤男人:爸。也一如寻常人家的孩子,并不曾有一毫异样。女人爱孩子,男人也爱孩子;孩子的眼里也只有女人和男人。女人时常将孩子抱了,在小镇的街上走来走去,夸耀孩子的好看和聪明。男人也每每抱了孩子,到野外玩耍,捉花鼠,扑大蝶,捕叫蝈蝈,讨孩子欢喜。

女人和男人都是小镇世代的居民,无业而多业,四下里打零工。春天干搬砖弄瓦的活,夏天则去砖窑背砖,冬天大都是寻一个地方当做饭的大师傅。女人的力气颇大,背砖出窑胜过一个男人,挑灰飞砖打零工,往往挣最高的工钱。男人则有一点手艺,磨豆腐,榨油,压粉,做饭,打饼子,颇有一些名气。

孩子大了,知道爸爸怕妈妈。孩子又大了,知道妈妈不喜欢爸爸。

男人常常不在家,到外县去打零工。若回来,女人便不快活,男人也不快活,时时拌嘴吵架。女人便哭天抹泪,寻死觅活;男人则抱了头,蹲在屋角生闷气。孩子被冷落在一壁厢。

男人呆十天半月,又走了。女人的脸上便漾起笑,对了镜子梳洗打扮,换上海昌蓝褂子,抱了孩子,给孩子说古,讲笑话,唱小曲,逗孩子笑。

于是,那个舅舅便又来了。拎着一条羊腿,或是半袋白面,笑笑地走进孩子的生活。

女人说话的声儿变细,眉眼变俏,抿了嘴笑,醉了也似:“乖娃,叫舅舅!”

孩子也乖,顺顺地叫:“舅舅!”

舅舅便给孩子一毛钱,说:“去买糖吃!”

孩子颠颠地跑走,去买糖。

回来时,见女人和舅舅在地堆儿坐着,女人红了脸笑,舅舅眯了眼笑,见孩子都装出一个正经。女人亲一下孩子说:“乖娃,出去耍一阵!”

孩子出去,耍一歇跑回来。推门,门不开,铁紧铁紧。孩子便奇怪,发脾气,凶凶地用脚踢门,并拖了哭脸叫:“妈,妈——”

踢踏踢踏地走来,女人开了门,头发乱乱的,恼起一张脸,说:“咋的,嚎丧呀!”

孩子便哭。舅舅走出来,笑笑,又给孩子一毛钱:“不哭不哭,去买大炮仗放!”

孩子见钱眼开,转哭为笑,跑去买炮仗。

孩子们对孩子说:“你妈招野男人!”

孩子不懂,说:“那是我舅舅!”

大人们逗孩子:“喂,你舅和你妈在屋里干啥呢?”

孩子:“说话!”

有人骂:“知道不,你妈是个破鞋!”

孩子不懂,还骂:“你才穿破鞋哩,我妈的鞋都是好鞋……我爹会补鞋。”

人们便哈哈地大笑,笑得孩子直发愣。孩子的眼里,有了一个问号;再大些,知道妈不好,招许多人笑话。孩子的心里,便有了一个阴影。纵令如此,女人在孩子的眼里仍是一个威严慈爱的母亲,孩子死活不信妈是一个不好的女人。因此,孩子开始憎恨那些笑话妈的孩子和大人们。

孩子脸上开始出现红肿和青斑,孩子的衣衫常常撕破。

孩子第一次流着鼻血,满面泪痕地出现在女人面前时,女人又心疼又生气,责骂孩子不听话,在外边打架,并问孩子:“谁打了你?告诉妈去寻他家大人!”

孩子咬了牙,死也不说,只抽抽搭搭地哭。孩子渐渐地,变孤僻了。女人渐渐地,知道孩子为什么打架了。孩子挨了打回来,女人不再骂孩子,只是给孩子洗脸,补衣,煎两个荷包蛋,让孩子吃,神情是凄惶而含了点羞愧的。每每说:“乖娃,让他们骂,不用理他们。唾沫唾不死人,妈不怕!”

舅舅来了,给孩子钱:“乖娃,去买糖。”

孩子不接,翻一个白眼走了,寻一角落坐下,不等女人唤,绝不肯回家。

女人开始用担心的目光看孩子了。孩子开始对舅舅表现出公然的不敬了。

女人:“乖娃,叫舅舅。”

孩子不睬,眼盯了屋角,装没听见。舅舅渐渐地来得少,来了也是匆匆地,乘孩子上学时,尽量不和孩子打照面,似乎怕孩子的冷眼相对。女人也不再逼着孩子叫舅舅了。

孩子也觉得自己不是孩子了。

日子,便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

孩子上了初中,是个大孩子了;又上了高中,是个更大的孩子了。

孩子长得像女人一样高大,像男人一样心灵手巧。孩子们不敢和孩子骂架,因为孩子的拳头从不放过挑衅者。而且孩子常常受表扬,因为学习好,年年得奖状。

女人见老了,男人见老了,舅舅也见老了。

日子平平淡淡,如水一样淌过去,淌去青春,也淌来了青春。

孩子考上了大学,远远地,去读书了。孩子很刻苦地学习,很快活地过日子,心里那个阴影被阳光融化了。突然,孩子收到一个电报,是男人拍来的,让他速归。孩子回来了。几个月不见,男人苍老得吓人,头发白了,胡须白了。见了孩子,抱住头,蹲下,呜呜地哭,似乎孩子成了男人,男人变了孩子。

孩子呆呆地,环视冷落的家,心里酸酸的,胀胀的,想哭,却又强忍住,像男人那样咳一声嗽,说:“爸,咋啦?说,有我哩!”

男人止了哭,抽抽搭搭,女人一样诉说:“走了,你妈和人家走了,不回来了……你妈要和爸打离婚,这个家散了,完了……呜呜……”

孩子的心,阴阴的,翻出一个老早就有的伤口,疼而痛。脸,火辣辣的,如同被人抽了一顿嘴巴。

羞与辱,爱与憎,宛若猫鼠之搏。

“爸,你实说,为啥,为啥?……这些年,妈为啥这样?爸爸你老也太窝囊了!”

男人无言,唯有抽泣。孩子撇下男人,去寻女人。对那个舅舅,充满了厌恶与憎恨。

舅舅是个矿工,躺在炕上,蒙了被子。女人在边上厮守着,慢声悄语。

见了孩子,女人一喜一惊,惶然而羞愧地低垂了眉眼,强笑着问一声,见孩子霜一样冷,便哭了。

“走,咱们回家!”孩子瞅也不瞅那位坏了女人一些名声的舅舅,嘴唇抖抖地说。

女人不应,只一味哭,颤动的肩头上飘起几茎白发。

“你要不走,我……我……”孩子恨极,眼里饱含羞辱的泪,半天才说出,“我,就不认你这个……”

女人“哇”地一声嚎啕:“你,你怎么这样对你妈妈说话!”

蜷缩在被子里的舅舅,突然震怒,吼喝一声。

孩子不理,一跺脚,飞奔出去,死命地甩门,门板发出巨响。

泪,无声地从孩子的眼里流出,落在衣襟上。

女人狂呼着夺门追出,披头散发,追上来,抱住孩子的肩膀,哀哀地求告:“乖娃,妈走,妈走……只是,你、你舅他下窑受了伤,离不开人……等一两天,妈就回去……”

孩子挣脱女人的手臂,踉跄走去,一路走,一路哭。

三天后,女人挽了包袱,回去了。眼儿红红的,哀怨而无言,显得丑而老。

“乖娃,妈不走了,和你爸好好过!”

女人说,平静而麻木,连正眼也不瞅男人,只痴切地看定了孩子,充满爱怜。

孩子心一酸,又洒了几滴泪。

“不哭,不哭,乖娃,妈知道自己不好,招人骂,给娃不长脸……妈以后不了,不了,只要娃好……”

男人惊且喜,却又黯然,怀了疑虑,蹲在墙角,如一粒干瘪的小豆。

孩子说:“妈,有我养活你和爸,好好过日子……再不要……我都这么大了……”

女人羞羞地听,不吭一声。

孩子又说:“让人骂,让人唾,让人戳脊梁……妈,何苦啊!要再这样,我也没脸回这个家……”

女人说不出话,惶悚地垂了头,知道自己丑,不敢看孩子。

“不了,不了,妈真的不了!”女人喃喃地说。

孩子打了胜仗,走了。女人吃了败仗,留下了。男人并不计较女人的过去,欢欢喜喜地与女人过日子了。那个舅舅再不见来。偶尔来一次,也是当了男人的面,寒暄一两句闲话,默默地走去。

明显的,女人对那个舅舅冷淡了。

日子,便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

孩子大学毕业了。

女人一天比一天老,眼神也痴呆了。

男人病了,女人打电报,唤回孩子。

男人萎缩如一枚干枣,药石针炙留不住命,走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女人哭了一场。孩子哭了一场。孩子要让女人跟自己走,到大城市去享清福。

女人不肯,幽幽地说:“乖娃,妈不去,妈离不开这个家!”

孩子只好一个人走了。

孩子又回来时,进了门,见炕上坐着个腰背佝偻的老人。

女人头上飘着雪花,眼神却泛着春意,见了孩子,羞一羞,笑一笑,怯怯地说:

“乖娃,妈没脸和你说,妈一个人太冷清,又寻了个伴……”

孩子细瞅那个炕上端坐的老人,认出竟是那个坏女人一世名声的舅舅。

孩子忽然悟到了什么,脸一下子变得雪一样的,心里一酸,差点落泪。

忍一忍,颤了声带,半天憋出一声:“舅舅——”

两团雪白的霜化了。女人抱住那个舅舅,头挨着头,当着孩子的面,呜呜地哭了。

孩子也哭了,却没有泪。

孩子每年都要回来,先是一个人,后来多了个年轻的女人,再后来又添了个孩子。

于是,每年都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回小镇来看望女人和那个舅舅。

只是,那个孩子不在了,那个故事也不在了。

不过,又有了一个新的孩子,又会有一个新的故事。

人们说:再也不要听这样的故事!

日子,便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