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晚报:《执政能力》背后的故事——环保作家哲夫  

2008-03-27 15:03:36|  分类: 相关评论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料之二

《执政能力》背后的故事


——环保作家哲夫访谈 

 

深圳晚报: 

http://wb.sznews.com/html/2008-03/24/content_109682.htm#

20080324B11_brief.jpg  
  哲夫,生于1955年。汉族,武汉大学毕业。全国人大环资委“中华环保世纪行”特邀作家,中国环保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已发作品千万余字,获中国首届环保文学优秀作品奖、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等多项大奖。 
 
 
 

  ■本报记者杨慧

 

   《执政能力》是山西籍著名作家哲夫的新作,目前正在网上连载并引发读者争议,诸多网友给予了这样的评论——《执政能力》是哲夫“环保小说”的升级版,不但有意思,而且意义深刻。这是近年来,第一部从“执政”层面上深入表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现实生活的报告文学作品,在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哲夫,谈了他的《执政能力》。

 

   记者:《执政能力》这本书即使是正面的,也遭遇了阻力。据说有出版商看过书稿后,与你商榷:书里关于群体性事件的描述是不是太多了,能不能删掉,你怎么回答的?

   哲夫:群体性事件是中国经济社会转型期的产物,其发生也是事实,我们不能隐讳。然而,如何处置、如何调停、如何化解矛盾,却是对诸多基层执政者执政能力的最大考验。要谈执政能力就不能避讳群体性事件。我对书中的这一部分是这样总结的:以维权始而以违法终——弱势群体先天性不足;围堵、打砸、绑架——化解血案的葛式宝典;细节决定品格——勤政、廉政、还要善政。

   记者:你眼中的善政是什么标准?

    哲夫:“葛书记”的一段话可以说明什么是善政:作为一个领导,不光要勤政、廉政,还要善政。这个善政,不仅是善良的善,更是善于的善。要善于为政,善于做群众思想工作,善于把握政治大局,处理各种不同类型的矛盾。只有善于为政,才能出现仁善的政治,人们才有可能心情愉快,呼吸舒畅,举止安详,才会出现人与人为善,官与民为善,民与政为善,事与事为善,大家都与社会为善,这才是和谐社会!

   记者:据说出书的另一个阻力,来自于主人公李润林。与那些请作家来写书的情况不同,你是自己跑到柳林来的,几乎从一开始,就是在“求着”李润林配合自己的采访。及至书稿写成,关于出不出书的问题,李润林还是不吐口,这是怎么一回事?

    哲夫:他说“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给当地做一点事,不想出名”。一而再再而三得不到李润林的支持,我就“火”了。冲到李润林面前,说:我出不出这部书压根不需要得到你的同意。从采访到写作我都是客观进行的,没有经过你的批准,也没有要过你一分钱,我所写都是我一宿宿和老百姓在炕头上聊来的,是一句句和干部们谈出来的,都是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与你李润林根本没关系。我也理解李润林的顾虑,毕竟中国官场有太多的潜规则。但我也很感冤枉,从头到尾我都不是也不想为李润林“歌功颂德”,我只是把柳林、把李润林当作试验用的‘小白鼠’,观察它,解剖它,研究它。把经济发展、环境保护、教育医疗,及至各种各样的突发性事件、群体性事件,这些在中国以县域为代表的基层几乎时时都在发生、天天都得应对的情形写出来,把基层执政者的困难、困惑,思考与行动力写出来,仅此而已。

    记者:《执政能力》一书,和你一贯写作的环保题材有何关系呢?

   哲夫:目的就是讲一个问题,执政者将决定一个地方的生态安全。他的价值取向不能确立,那一切都是空谈。我的书里写的是最基层的执政者,虽然官不大,但他确实能决定。他们如果能动起来,哦,那了不起。美国用了15年时间,彻底把生态污染遏制住了。经验只有一条,就是重视!每一个人都重视。这是涉及到个人生命安全的问题,一切都要让位。有次我去某地,当地政府一个主要负责人说,革命战争年代,烈士流血牺牲打下天下;现在和平年代搞建设,牺牲一点个人健康有什么了不起。这话太混蛋了。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题材的?

   哲夫:我上世纪80年代以小说《黑雪》、《毒吻》、《天猎》、《地猎》等黄牌向国人示警,90年代迄今以纪实文学《中国档案》、《黄河追踪》、《怒语长江》、《世纪之痒》等红牌直接干预社会。始以小说虚拟之,又而实写之,再而身体力行,参加中华环保世纪行记者团与三晋环保行,具体做点事,不期然,小说无非扬汤止沸,纪实不过隔靴搔痒,以身饲虎也无非多一堆肉喂狗,不能釜底抽薪,一举奏效。这才知道其漫长和艰巨,非一蹴所能就。数学九九归零,万事九九归人,还是要在人字上做功夫,所以才退步抽身,倒转回来做人的文章。画龙终须点睛,蛇无头不行,当每列车箱还没有完全装上自控动力装置,还需要火车头来拖带长长的一串时,我们别无所求,只期望拖动列车的是一个优秀的车头。

   记者:有人说从《执政能力》看你这还是“人治情结”,你怎么回应这种看法?

   哲夫:理想和现实毕竟还有距离。地方官的执政能力将决定一省一市一县的前途和命运,也将决定这个地方的生存环境,柳林县为加强地方政府的执政能力提供了一种成功的思路,这个“葛书记”的现身说法示范了一种勤政、廉政还要“善政”的辩证关系,矿权改制和多种经营的做法也为既发展经济也保护环境提供了一种借鉴,尤其是处理群体性事件全须全尾的成功经验也说明了法制与民主可以和谐共振,鱼与熊掌兼得并非不可能,这难道不也是当下寻求制度突破的一条路径吗?

 
 

 

新浪读书频道
执政能力:一个县委书记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