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造化的歪嘴(黄河追踪)节选1  

2008-01-02 21:27:15|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张贤亮微笑着,从这张歪嘴里慢慢走出来,环视着全世界,似乎在说:我们都是从这张歪嘴里走出来的,这样的歪嘴是造不出来的,全世界上也只有这么一张!

 

  

区政协的小刘给我派了一辆桑塔娜。多年不见张贤铃,几乎有点认不出。往西部影视城去的路正施工,路面只剩窄窄一线,仅够错车。好容易抵达时,已经九点多钟。

之前,约略知道西部影视城座落于荒漠之中,走来却似乎已经有许多繁闹之意。沿途见各式花花绿绿的建筑物,楼堂馆所五花八门都有,刻意往古朴里打扮,给人的感觉却是假的。

这不是我哥弄起来的。张贤铃说。

如果张贤亮弄这么些俗艳的东西,那他就不是张贤亮了。当车离开公路,载着我的视线驰入一片荒旷苍凉时,我觉得开始有点意思了。这个意思随着我的想望便跳出来,一堵古老的颓败的土墙丰满了这个意思,引领着一座高低不平绵亘起伏的土堡,扑面向我走过来。

被岁月的风霜雨雪蚀磨的坑坑凹凹的土城墙,颓败不堪,几乎已经失去了城和墙的意义,可愈是这样,愈让人觉得这是一座古堡,至少让人觉得它曾经是一座城堡,而且当年还是一座相当考究的城堡。现在它老的已经失去了过去的那个样子,它不再是一棵年轻的树,已经是一棵老树了。很少有什么建筑物给我这种感觉。但这座古堡给了我这种感觉。我忽然理解了什么叫苍颜古貌,这就是苍颜古貌,原来世界上除了树,还有建筑物,建筑物也可以变得这般苍颜古貌。有些建筑物生长如树,荣枯着四季,也一样拥有年轮和生命。

眼前出现的就是这样一棵树,它根本不是一座古堡,而是一棵因古老而颓败的树。它已经枯死,有许多年已经不再发芽抽技,在人们的印像中它已经死了。可是张贤亮发现它死的有些古怪,什么叫古怪?古老的已经成了精怪。这样的古怪是不会死的,它只是在假死。老到一定程度,这样的古怪便会有第二次生命。只是得有人肯用自己的智慧呼唤它的生命,用心里的血去滋润它的根。已经拥有了一棵《绿化树》的张贤亮,发现了这棵枯死的古怪的树,并用自己的学养和辛劳绿化了它。

它的样子还是那么苍颜古貌,但被注入了新的生命,而且是地地道道的第二次生命。它现在年轻的像个咿呀学语的孩子,怀着抱着个奶瓶,被张贤亮牵着小手学步。这是我的孩子,你看他多可爱?张贤亮说。但他没有这样说,你只能感觉。我丝毫没有夸张的意思。

不管张贤亮说没说,它都一样是张贤亮的孩子。我听见它在学语,张着小嘴喊张贤亮爸爸了,可是张贤亮当着人的面,没有好意思答应。

时光开始倒转,历史在这里集会,朝代在这里融汇,各个年代的故事都在这里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和鸡零狗碎。我认出了张艺谋,他和莫言像两只蚂蚱也似连在一起。近年来我看影视作品很少,能认出的东西不多,便我还认出了《双旗镇刀客》那个古堡门。这个古堡门是这座古堡的灵魂。它是个老人,而且是个歪着嘴巴的老人。这个老人刚打了一个呵欠,便被定格,孤悬在那儿永远大张着的,没有牙齿而只有泥土色的牙床,一只大张着的漂亮的歪嘴。

这张歪嘴连后脑勺也被岁月省略掉,一眼便被人们看透。透过这张歪嘴,我看见张贤亮微笑着从那张歪嘴里慢慢走出来,他环视着全世界,似乎在说:我们都是从这张歪嘴里走出来的,这样的歪嘴是造不出来的,全世界上也只有这么一张!

我们都是从这张歪嘴里走出来的,所以我们才会有时候说一些歪理,说一些假语村言,说一些言不由衷的歪话。这个歪嘴是造不出来的,世界上只有这么一张歪嘴,也只有这么一个张贤亮,也只有这么多个不重样的我们。人类是自然界最大一个生态。

不幸的我们,也程度不同地遗传了这样一张歪嘴。

走进一个古朴的小院,构筑它的材料都是还很新鲜的原汁原味的木头,没有一点油漆过的痕迹。这就是张贤亮的都督府了。四边有抄手迥廊,中间是一片草地,竖着几块看起来并不怎么奇怪的石头。张贤铃告诉我说,这是他哥花上万块钱买来的。

我看那几块石头,有一块石头上有几竿修竹。我不是行家,但喜欢石头,这几块石头个头不小,别的我没有看出什么。但只要自己喜欢就好。

三面都是房子,房子的门窗也都是白木头刻出的古式的花格。

张贤铃走入迥廊便冲里边的正房喊了一声哥,便听见里边一个声音答应着,片刻之后张贤亮便走了出来。有些年不见,可我们都不觉得彼此眼生。寒喧是免不了的。

张贤亮依然健谈,还是过去那样发着笑声。

他说你看我是不是变了很多,我说这么多年过去,肯定都会有变化,可你风彩依然,还是过去那个张贤亮,一点没变。

于是相视而笑。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