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画家张少山(黄河追踪)节选8  

2008-01-02 21:14:10|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你什么都不想要,你悔不当初,你一心一意只想着拿全世界的财富去换回那条被你不慎弄死的流着一床子浑水的黄河啊!

 

饭后江兵来访,说起他在拍一个片子,名叫《突围》,是讲宁夏的经济如何从贫困中突围的意思。说这是马主席安排的任务。江兵说马主席这人有文化,有思想,有能力,人也非常好。我说我也有同感。江兵要拍的这个《突围》给了我许多联想。

我说:江兵你不能光是想着从经济的困境中突围,还要想着如何从生态的窘境和污染的困境,以及水资源匮乏还要节水的矛盾处境中找到一条出路,要真正突围出去。不能刚从经济的困境突围出来又陷入了污染的重围之中,不能光是想着大肆开发利用水资源借此来从农业的窘境中突围,农业刚突围,黄河就断流,又陷入了没有水浇地的困境。别老是想把旱地变成水浇地,以此来突围是靠不住的,这边刚建好提灌站和百万亩水浇地,刚浇了几天地,黄河那里已经只剩下几滴水。这不是没可能的事,那你怎么办呢?

沿黄人们的思路都差不多,都想利用黄河的水来改变农业的现状,都在贪婪地掠夺黄河的水资源。你宁夏今年上一百亩水浇地,青海、甘肃、内蒙、山西、河南、陕西、山东,他们那边也一家上一百亩水浇地可就是八百万亩,那得多少水来浇地?每个省区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旱地全变成水浇地,可是黄河能有多少水可以用来浇地?我们还得喝它呀!大家都这样可着劲地用黄河的水,黄河肯定会干枯,并且逐渐消失,我们大家都得心里有数呀!

有个叫文武斌的写过一首诗就叫《突围》,写的非常好,他写的是从种种错误的社会关系,种种恶劣的社会现像中突围,他那个突围现在已经没办法突围。已经是随处可见人们都视之为正常,司空见惯,不必突围了。这是一个悲剧。但这个悲剧只是一个社会化的悲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担心的是那种急功近利想要不择手段发财致富式的突围,这种突围的方法如果使用不当,最终可能导至的不是社会性悲剧而是自然生态的大悲剧。社会悲剧我们还可以以人力补救,因为人还活的好好的,可是自然生态的大悲剧是人力是没法挽回的。

比方说黄河彻底衰竭,成为一条干河道,沿黄九省区有多少人会因此而渴死?到了连人都活不下去的时候,都生存不下去的时候,你还有什么这个突围那个突围的渴求富裕的欲望吗?你那时唯一的想望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住好的穿好的,腰缠十万贯洋钱到处去风光去留情去快活,你想的只是水,你只想喝一口能让你活命的黄河水。你那时候什么都不想要,一心一意只想着拿全世界的财富去换回那条被你不慎弄死的流着一床子浑水的黄河啊!

我不记得我当时对江兵是否这样说过?但我现在把我说过的和没说过的都写给江兵。

我想问江兵:江兵,你现在知道该如何来制作你的专题片突围了吧?二者相榷取其重,为了黄河长久的安好,我们宁肯不要这暂时的富裕!

江兵无语,我亦无言,这种话头,缠在一起是团乱麻,解开了又无从收拾。

窗外有半轮月,溽热已过,正是寻幽探胜的好时候。于是便与江兵从难点走向易点,从忧天的杞人走向懵懂乐天的俗人。两个人走出去,说是去找点乐子,却终于没有。因我想起明天要走,便要江兵带我去寻访张贤铃与她的画家丈夫,讨要一幅字画。

张贤铃的丈夫名为张少山,清秀健朗一个人,无一丝西北人的粗犷,没有问却猜他八九不离十是个江浙细人。少山乃宁夏自治区美协主席,属饱学之士,只是学的是水墨丹青,全靠一管兔毫打下这个江山,也是宁夏大大一个闻人。我与江兵相偕进屋坐定,江兵与之熟稔,我也自是不肯认生,就一边喝茶一边海聊。

聊了半天,见时间已经不早,便连今晚明天也一并告辞,空手而来却是携画而归。与江兵作别而后回房间,灯下打量少山送我的画,不觉击节称赞,好一笔大写意。

少山送我的画名为《梅香佐酒图》,画如其人,笔法清秀疏朗。原以为梅香是个女子,正合我意。不料细看那仕女却变成个把壶认盏的垂髻童子,端得是面如满月,疑为唐装。再一看竟然连小子也不是,周遭大力横斜的是几枝匝地寒梅,虬枝老干,蟠若龙蛇,疏影摇风,暗香浮动,方知梅香来处便是去处。只是盘膝坐饮兀那汉子实在太丑了点,不然那位置虚拟是我,一辈子坐在那里吃喝也真是不错。

遗憾的是现代人已经全然没有了古人的那份闲趣和闲在,连做养闲状的张贤亮恐怕也做不到真正的闲在,闲在的根骨是自由自在,自由自在的精髓是养天地那一口浩然之气,吞吐日月以为出纳钱粮,归总也不过师法造化,崇尚自然。如今连造化也被繁华轻率地埋葬,自然窘困如人,天地冥晦似夕,山川褴褛若絮;河流瑟瑟好像秋风中的草木,草木稀薄亚赛气息奄奄的河流,而人却疏狂比肩飓风,暴烈并属骤雨,气量小似锥,目光短若鼠,食量大如猪,狼吞虎咽造化的最后一点残存骨殖,轻抛浪掷自然的最后一轮侥幸繁华。

而我辈人等,却只会埋怨古人把今人的那一份自在早已吃喝净尽,使今人胎里带来的便是缺五行的衰命。殊不知今人也是古人,古人曾是今人,清点一下剩下多少自然,悉数照单尽收,至于儿孙辈的咒骂先撂到九霄云外,姑且吃喝光净再说。

少山画中的那个吃客,是我是你也是他,已经吃有千年万辈子了。

还不如和大家一起,如此这般地吃将下去,直吃到他娘的个脚后跟为止!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