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的香格里拉3 哲夫  

2008-01-24 11:5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它红牌警告说:你们的香格里拉正在离你们远去,如果继续,它将消失!

 

这次在云南采访期间,我认真拜读了希尔顿的作品,虚实映证,不胜惊讶。

 

我对迪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迪庆属横断山脉西南腹地,具有希尔顿笔下所描写的香格里拉式的横断山脉地层断面地理的典型特征,同样拥有连绵起伏终年积雪的雪山群,梅里雪山的主峰卡瓦格博峰,我曾在亲眼目睹过它撩开面纱露出的圣洁的真容,与希尔顿小说中所描述的卡拉卡尔峰的形状果真相似,均为金字塔形。险峻异常如刀切斧削的碧让峡谷和德钦县境内的澜沧江大峡谷我也走过一回,与香格里拉喇嘛寺下临山谷“如鬼斧神工的巨作,壁立千尺”的描写相吻合。清光绪年间剑川贡生杨丽拙在《公农村记》中写道,迪庆“地处方外,民性朴实,不善诡诈,宛如武陵桃源。”还有多宗教并存共荣,多民族和睦相处,有金矿以及均为立体型气候等等的书中描述,虚实也均有照应,也对的上卯窍,当无虚妄。

 

在德钦时,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的董德福局长,曾带我们去德钦县境内的东竹林寺与喇嘛们座谈,董德福局长当时已经在利用东竹林寺在藏区的宗教影响来保护生态,而东竹林寺或是藏传佛教原本就有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传统。那天寺里招待贵宾一样接待我们,我们打坐在他们的会客室,喝着酥油茶,吃着时下已经很难见到的60年代极多极便宜一种黑硬的水果糖,听一位活佛讲保护生态的经文。然后我们走遍了东竹林寺规模宏大收藏丰富的建筑群。僧尼共居一寺为所有藏区所无,可在东竹林寺却是一种相当悠久的传统。“香格里拉”喇嘛寺僧尼共居一寺还有对寺内景物和收藏的描写,与此相映成趣。

 

那年在中甸时,大学生们夜宿纳帕海,我却在迪庆州当地一个英俊藏族小伙的陪同下留在中甸采访藏人家居。小伙在傍晚开着吉普车载我去纳帕海看望大家,晚霞染红的纳帕海如同一块绿宝石,景色之瑰丽,风光之飘逸,使我疑心它不属于中甸,而是一片从天上飘落人间的仙境。纳帕海藏语称为“纳帕错”,汉语意为“森林背后的湖”。遣憾的是纳帕海四周大片的原姓森林早在70年代就被砍伐一空,现在山麓上的云冷彬和高原松多为次生林带。巨树只有在藏区民居中可以看到,藏区民居房子的大小是以竖有几根巨粗的圆形柱子论大小的。他们的房子是森林的产物,他们白天晚上都生活在森林之中。藏民们砍树建屋是要拜祭山林的,他们对森林的予取是很有节制的。大片树木都是森工局伐掉的。这些都给我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这和希尔顿对水草肥美风光幽丽生活富庶的蓝月山谷的描写也恰好相对应。这一切不可能是偶然的。

 

在迪庆和德钦考察期间,我最大的一点不解和疑惑就是:在人类多年过度掠夺下迪庆的生态已经全面恶化,在靠近人类的地方原始森林已经荡然无存,只有远离人类的地方还残留有原始森林的片段,现在人们能见到的森林多为高原松和云冷彬次生林带。这片土地已经满目疮痍疲惫不堪,虽然仍然不乏亮丽,但已经与过去大相径庭不可同日而语。在大片残破不堪乏味单调的风光之中,总夹杂有让人眼前为之一亮的美丽碎片,如同撤落在荒凉沙漠之中的一把耀眼的绿宝石,好似耸立在羊群里的几匹孔武高大的白骆驼,宛若上帝秘藏在平庸丑陋之中的人间仙境。这仙境是上帝和神佛们不慎失落在人间的最后几处寻欢作乐的行宫。

 

我们所见到的风物,要么不美,很平庸,要美就美的欲仙欲死。为什么会这样?

 

有一点已经确凿无疑,希尔顿笔下的香格里拉确实在迪庆存在过,但绝大部份已经被我们大片的砍去、大量的撕毁、大部的涂改、大幅度的删节掉了。我们在迪庆所常见的一些景物除大量的平庸而外,只有极少的部份才会有出类拔萃的卓越表现。这就是为什么要么不美要美就能美的你欲仙欲死的原因。

这些绝美的景致不是别的什么,而是“香格里拉”在人类的多年的鲸吞蚕食之下--鼠齿的剩余,是尚且残存的“香格里拉”的美丽的碎片。

 

整整一本书被我们连篇累牍的撕毁和删除,只残留下一些个别章节,提醒我们说,读一下这些残余的章节就可以明白,瑰丽的描写和华彩的文字,原本是这样的。

 

一整部电影的拷贝被我们剪掉烧毁,只剩下几个有限的片断和镜头,这是一部世界级的自然生态的经典大片,耗费了造化毕生的精力--它的故事是生动的,情节是紧张的,人物的塑造是丰富多彩的,所有的场景所有的布局所有的画面所有的镜头都是精心设计巧妙剪辑在一起的,都是雄伟壮丽变化万千无与伦比让人叹为观止的。如果它还完整的存在,它会带来丰富的精神享受和巨大的财富,因为它的艺术价值和票房收入原本就是创世纪的。

 

一本完整的画册被我们不经意的涂改,只遗下了几幅生动的画面,每一幅遗存画面所具有的诗情画意和艺术魅力都让我们如痴如醉赞叹不已,而这些画事实上已经被人们有意无意或多或少的涂改过。这些画并非画册中最好的。可就是这样的画,也已经存留的不多了。

 

一只来自宇宙深处的远古巨兽被自然猎杀并库藏了它的血肉,剥下了它身上的皮毛,它的种群已经完全绝迹,它是幸存下来的唯一,是造化恩赐给人类的心跳和呼吸,是人类的口中食、身上衣、脚下的路、手上的用项、以及点燃思想火花和芬芳艺术生命的花朵。长期以来它却没有得到我们人类悉心的呵护,我们只知无度的饮用和浪费它的血,轻掷和糟蹋它的肉,恨不得一下挖掘出它所有的库藏供我们挥霍。它的皮毛让虫一片片的蛀坏,使之成为一张瘌子头也似的光板毛皮。它原本丰盈的血肉已经入不敷出。思想的火花已经丧失了创作的源泉,艺术的花朵不再芬芳,生命正在离我们远去。只有它残存的血肉库藏和孓遗的几篷亮丽的美毛,还能让人依稀想见它拥有健康时的那种罕世无匹的仙兽神禽的姿态和模样。

 

这就是为什么迪庆是香格里拉却又距离真正的香格里拉很遥远的原因。

 

这就是为什么还有许多人不相信现在迪庆就是过去的香格里拉的原因。

 

这种尴尬的遭遇并非迪庆所独有,云南也同样遭遇了这种尴尬,现在的云南已经不是过去的云南,它的森林覆盖率、自然植被的情况、生态资源的拥有、山川湖泊的天生丽质,已经大打折扣,已经与过去大相径庭。推而广之,我们此行跨越的长江流域和它的13个省区自治州、以及前年我追踪过的黄河八省区、包括整个中国全部省份,无一例外的都遭遇了这种难堪和尴尬的局面。黄河不再是昨天的黄河,长江也不再是曾经的长江,山川湖泊万类万物也不再是历史的那个欣欣向荣的大千世界。中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中国。

 

这种遭遇亦非中国所独有,全世界只要是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几乎都程度不同的遭遇了这种尴尬,世界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自然昌盛生态良好的世界。所以我想说,迪庆是不是香格里拉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香格里拉曾经在迪庆存在过可现在已经大部份消失了。

 

这颗存在于宇宙界的脆弱、孤独、唯一的蓝色小星就是人类和万物共同拥有的“香格里拉”,人类的香格里拉正在或已经在人类毫无节制的对自然生态世界的攻掠和粗暴干预下逐渐消失--迪庆的香格里拉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人类的香格里拉是否会消失在宇宙界?

 

它红牌警告说:你们的“香格里拉”正在离你们远去,如果继续,它将消失!

 

哲夫:阎吉英的道德观《大爱无敌》之上篇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