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贴老村先生<紧急呼吁《昆明城管殴打文学青年》>  

2008-01-15 00:5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商业的胜利 文学的悲哀

小郑老师文章:与诗人擦肩而过(2005-10-21)

                                      

与诗人擦肩而过

看到贾晋蜀的时候,他坐在阳光斑驳的地方,面前摆着几本薄薄的诗集,很安静。距他几米远的地方是记者石野周六来学校做演讲的海报,博客网与北师大联合征集宿舍文化博客的宣传牌。校园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匆匆忙忙。
   一个喧闹的世界,一个充满纷扰的世界,功利的世界。贾晋蜀静静地坐着,低头读一本书。有人驻足时他抬起头来,递过一本诗集,“看看吧”,他说,是朋友的,一个叫段卫洲的小伙子的作品,书名好象叫《看吧那头幸福的猪》。书中描写了他们的流浪和卖诗生涯。

另外一本是他自己的,我翻了翻。不错,比报纸杂志上的大部分垃圾都强一些。有思想,但仍是幼稚的,因为他们年轻。

如果不是因为年轻,谁会选择这样的生活?

我轻轻地说:你可以去上网,网上会有很多人欣赏你的东西。人多了,就不那么孤独了……

他笑了笑,很干净很天真的微笑,他说:“我在电脑前一会儿就会头晕”、“再说,条件也不允许……”他有些局促不安了。
   忽然有点心疼。这个和我的学生们差不多的大孩子,他是个成人了,但也是个孩子,一个有着文人气质的大孩子。文人都是不肯长大的孩子,不能负责的孩子。我不希望将来有一个要去做流浪诗人或流浪画家流浪歌手的孩子,不管是不是为了理想。不,我甚至不要一个以文学和艺术为生的孩子。文学和艺术要求人有一颗敏感的心,而这颗善感的心注定要遭受更多的苦难。

这样的未来我不要。

就象我选择不做自己。我去教计算机,做论文,写blog,亲近一切精神之外的东西,过平常平庸的生活,保持简单的平静和快乐。我的生活和我的一切格格不入,可我竟然神奇地做到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我以为我可以这样继续下去。

文字永远在若隐若现的地方。我想,永远不要让文字成为你的爱人,因为抓住抓不住她都会有痛苦。但也许文字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情人,当你不怎么在乎的时候,她和你若即若离,反而不会变心,不会背叛和背离。诗是安慰灵魂的东西,是奢侈品,所以注定,它只能和大部分人擦肩而过。不过永远对生命感恩吧,无论怎样,到了最后还有文字能陪伴和温暖我们。

 
 
 
哲夫叹曰:老村先生的这篇文章,我在亦庄博客读到,为之痛心疾首,为之气结不能语,堂堂中国,朗朗乾坤,何以政府三申五令,民众百呼千唤,法制社会仍然遥遥?民生民主依旧瘼瘼?环境污染屡禁不止?自然生态每况愈下?盖因我们的人文生态已经恶劣如斯也!老村文中所述被殴者贾晋蜀,是一个视文学为生命的山西青年,是笔者家乡人,自然要遥遥援之以手,何以援之乎?怅而无奈,无非击键,不过逐鼠,将欲何为,唯有吁求——悲夫!
 
 <亦庄按:愤怒!热血奔荡,怀刃图仇的愤怒。一身之弱怎禁得虎狼吏恶?我为书生鸣不平,我为弱者恸而哭,我为公门羞而愤,我为正义振而呼!凡我同仁,理当弃缨掷冠,奋袂扬臂,为弱者讨个公道!恳请好友,广泛转贴!亦庄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贾晋蜀,一个视文学为生命的山西青年,为坚持写作梦想,他背乡离土来到京城,居住在远郊十三陵附近的一间破民房里。他的生活来源,起初是将自己的作品打印装订成薄薄的小册子,以每本两三元的价钱,卖给大学校园里一些和他一样喜爱文学的青年们。就这样,在非常严峻的生存压力下,一个人在京郊,从2000年起,坚持写作至今。我是亲眼看着这个青年人,通过文学的道路,通过文学先贤和朋友们的引导和熏陶,一天天地成熟,一天天地成长,一天天地变得良善、宽容和雅逊了。去年,他和另一位非常出色的文学青年——也是被他视为文学上的朋友、生活上的大哥的人——段卫洲,两个人共同写作了一本书《梦之旅》。在《梦之旅》里,我看到他一个巨大的变化。在他的早期——第一本小册子《苍原上的狼嚎》里,看到尚且稚嫩的他,对生活、社会以及人生,在充满向往的同时,给予过多的指责和批判。那一时期的他,可以说还有一些因涉世未深而不能避免的浅薄。然而,自从他认识了段卫洲等人之后,从做人到读书,几个人一起相互影响,直到去年《梦之旅》的完成。在《梦之旅》里,我看到一个让我耳目一新的贾晋蜀。比如写他回到故乡之后,面对家乡的苦难,亲人的委屈,他不再是一味地指责社会的黑暗、抱怨人生的不公,而是将许多担子都主动担在自己肩上,开始检讨起自己的不足。这是让我非常感动的。在他身上,我看到文学写作另一个更重要的功能,即就是,帮助一个人,让他从道德和精神,全面的真正的成长。

我想,这些都已表明,有着文学理想,单纯而善良的他,已成为一个让大家都喜欢的年轻人了。但就是这样一个好青年,就在今天,2008年1月13日下午3时,在美丽的云南昆明——翠湖公园小西门的旁边,遭到一群如狼似虎的城管人员的围殴。段卫洲给我这样描述其时的情形,下午3时许,贾晋蜀和当地许多摆地摊的人一起,蹲在小西门的马路旁边,兜售自己的作品《梦之旅》。过去的几年,他和段卫洲一起,一直就是用这种方式,一边行走一边养活自己,一边坚持文学写作。即实地进行着所谓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社会考察和人生体验。对这两个青年的这种文学姿态,我不仅是欣赏,而且大大敬佩!不仅我自己——在北京许多大学的校园里,在杭州的西子湖畔,在祖国许许多多的地方,许多热爱文学的文明人士、好心肠人,都给他们以非常温暖的礼遇和关怀,但是他们到了云南,想不到的是,他们的这行为——在云南昆明一些愚昧无知的城管眼里,不知何故就那么不顺眼。也许他的这副样子,一看就是个从外地来的人。这些城管人员径直冲他而来,上来就要抢他的书。他护着书,几个城管一看抢不到书,恼羞成怒,开始对他拳脚相加,七个城管,将他殴打了十五分钟之久。贾晋蜀此时只能书生气十足的呼喊,然他的喊声,让这些城管更加恼怒,他们将他拉进车里一边殴打一边开动车子,将他拉到二环附近的一座小山上,于无人处,进行更加惨无人道的殴打和折磨。一个城管甚至抓住他的阴囊狠狠地揪,企图将他彻底地制服。(注意,这种行为似乎只有云南城管干得出来!)诸如此类荒唐和野蛮的行为持续半个小时,在七个人的围殴下,贾晋蜀混身是血的倒下了。

此刻贾晋蜀躺在云南同仁新华医院的急救室里,是死是活,生死未卜。

 

照片第一幅:贾晋蜀的脸经过医生清洗,但仍然满口是血. 

满嘴是血.JPG

 

 

第二幅:抢救后的贾晋蜀在接受输液

接受输液.JPG

 

 

出于保护文学青年的良知,我得到求救的消息后立即写下这篇文字!

此文希望阅读到的网友们广泛传贴!

此文希望阅读到的网友们广泛传贴!

附:当事人贾晋蜀的声明:

 

我叫贾晋蜀,山西偏关县人,现著有作品《苍原上的狼嚎》、《有根据颂——一个温暖的序曲》、《梦之旅》。从2005年开始至今,一直在全国各地卖自己的作品。

昨天1月13日下午,我在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小西门旁边的巷子里卖书,被七八个城管当场暴打一顿,又被强行按塞上车,在车里又被暴打了一顿,城管又将车开到北二环路加油站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把我拖下车,七八个人又是一顿暴打。后我打了两次110,皆无果。又打120急救中心,被送往云南省同仁新华医院。嘴被打了三个窟窿,缝了三针,背、肩、胸部、胳膊、头部均受重伤。

今日14日上午,有个便衣警察过来,意思说:城管想私了。我没有同意。

另外,春城晚报今日的报道《流浪作家路边卖书被拉上山暴打》严重不实。我当时并没有被蒙住头。我的钱也没有被抢走。我就是被城管打的,他们自己亲口说是五华区城管。

   现我申明如下:

    我绝不会自杀,我相信正义的力量。如果我一旦死了,那一定是五华区的城管或警察干的,或他们相互勾结干的。另外,我已向中央电视台、南方周末和新华社等媒体打过电话求救。

   人身安全不得保障,特紧急求救!

   急!急!急!

   求救人:贾晋蜀

                                               2008年1月14日于昆明


 

哲夫:阎吉英的道德观《大爱无敌》之上篇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