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30、孔雀的喊叫  

2008-01-01 01:42:55|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孔雀的喊叫 - z51zf - 哲夫网易博客30、孔雀的喊叫

 

正想着红烧孔雀,偏就遇上砍树的。树不是孔雀,但有些树比孔雀更珍稀。树也有生命,只是不会说话。代替它们说话的只能是人类。如果人人都不说话那我们中国的树怕是早就一棵不剩了。

仙境一样的植物园之中,成群结队散落在湖边绿地上的暂时还没有被红烧的五颜六色的孔雀,如同一些正在盛开着的会活动的美丽花朵,围绕在一位头戴椰壳斗笠的年轻女子身边。这位女子不是游客,她是这里的孔雀姑娘,肩负着照料这些孔雀的职责。

这位美丽动人的孔雀姑娘个子不高,脸颊匀称,鼻子通直,眼睛黑亮动人,嘴巴红润,不厚不薄。衣着紧身而得体,有小小的腰身,饱满的胸脯十分打眼。身材丰盈而动人。似乎总是在笑。她是思茅地区江城县曲水乡上田新村人氏,是个地道的哈尼族女子。

史料记载,哈尼族源于长江和黄河上游的甘青川藏结合部的高原古羌群,公元前3世纪古羌族群被迫流迁各地,史家将这些南迁的羌人遗裔统称为“和夷”。秦汉至魏晋南北朝时哈尼族先民从“和夷”族群分化,被史家称作“和泥”。“和泥”南迁,羊群丢失在风尘仆仆的路上。据说与羊群一道丢失的还有他们古老的文字。

思茅是云南省面积最大的地区,与古巴和台湾省同处一个纬度。东南与老挝、越南接壤,西南与缅甸比邻,全区少数民族有36个。江城是个哈尼族彝族自治县,面积3460平方公里,总人口9万余人,居住着哈尼、彝、汉、瑶、拉祜等25个民族。曲水乡鸡鸣三国,与越南、老挝国境相连。南部石层大山海拔1400米,是中国、越南、老挝三国的分界线。山脚山腰为热带风光,有野牛、野象、绿孔雀、树蕨;山顶为亚热带,山腰处有高差数十米的瀑布,山脚有热带水果园:芒果园、菠萝园、荔枝园、龙眼园等。

这位思茅地区江城县曲水乡上田新村的哈尼族女子胸前挂着的工作牌上写着她的名字:白云珍。白云珍向我和刘处长痛心的诉说了2002年上田新村自留山上的大树被乡政府全部砍光的事情。

去年我们村好多人家的树都被砍光了,山上的大树全砍没了,只剩下一些小小的树还在。孔雀姑娘并不总是快乐的,一旦说起这件让她烦心的事情,美丽的脸上便全是愁云惨雾了。这些山上的大树都是我们哈尼人祖祖辈辈看着它们生长的,都是天然林,那树好大的,全是要好几个人才能围起来的大树。好美哟,小时候我们就在山上玩耍,捡蘑菇、采野果、挖药材,许多零用钱都是从山上的林子来找来的。种田要靠它们蓄水,我们哈尼人的梯田修的是很好看的,可是没有树子梯田就会有没有水,没有水就打不下粮食,打不下粮食就要饿肚子。这些山林是我们村里的,这些树前些年都分给我们村子里的老百姓了。都是我们自己家里的自留山,我们很爱护它们的,不论做什么我们都要靠它们的。村里人盖房子也要靠它们,烧柴捡树枝子也要上山去捡。可是一下都给他们砍光了噢!

我们村是哈尼族人,村里老百姓都起来阻止和反抗了,可是阻止不住也反抗不了。孔雀姑娘不知何以竟用了反抗这个字眼。一家一家山林都被砍光了,他们一座山一座山的砍,村里的老百姓都不知怎么办才好?我家里人还有村里人都说我在外边工作,一定会有办法,就捎话给我。我那里有什么办法噢?不过比他们多知道一些事,国家林业政策不允许胡乱砍树。我打电话给思茅林业局,又打电话给江城县林业局,我说上田新村好多座山上的天然林都给人家砍光了,那些山上的树子都是上田新村村民的自留山,这样做是不符合国家林业政策的,你们林业局能不能去管一管噢?

他们就问孔雀姑娘,你是谁?你是那里的?孔雀姑娘说,我是上田新村的,不过我嫁到西双版纳了。他们就说,你既然已经嫁出去了,还管这种事干嘛?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的水!

孔雀姑娘听了很生气,孔雀姑娘说,我虽然已经嫁出去了,可是我爹妈还在那里,我家里人还在那里,我家的田地、森林都在那里,你们把我们祖祖辈辈的树子都砍光了,还不要我管噢?我怎么可以不管呢?那么多的哈尼人世世代代在那里种田,树子砍了怎么种田?老百姓怎么活?我说这事我要横下心,一定要管一管!

孔雀姑娘无奈的对我说:这只是气话噢,我又不是政府,一个女子怎么管噢?我没的办法,打电话给北京的《焦点访谈》,他们说他们会问一下。我打过好多回电话,他们说已经问过了,思茅地区林业局说他们不知道这回事。怎么会不知道这回事呢?!

把好几座山上的森林都砍光了还说不知道噢?说到这里,孔雀姑娘由于气愤,饱满的胸脯开始起伏,由于无奈和委屈,眼里盈盈的沁出泪花。她说。我没有办法就跑回村子里和村里人一起去找他们讲道理讨说法,可是没有用,没有人管。我这里还有工作,只好先回来。村里的老百姓现在还有人在反映情况。可没有结果,大家心里很凉,很绝望噢……没有人肯管,怎么会没有人来管管呢?!

显然这个事儿让孔雀姑娘觉得自己受了太大太多的委屈,说到这里,脸上竟出现了一种哀怨无告奔走无门的软弱的想哭的神情,鼻翼轻轻搐动,嘴巴忽然就抿的小小的,黑黑的眼睛霎时涌满晶莹的泪水,泪水在眼睛里滴溜溜的旋转,眼看就要忍不住落下来,孔雀姑娘却猛地咬住嘴唇低下头,将悲伤藏进了那顶深深的斗笠里。

沉默。周遭一片宁静。就在此时,我们突然听到天地间传来一阵绵连不断急促而高亢的“噢呜、噢呜”清越的叫声,我后来这样形容听到的叫声:叫声如钱塘江潮汩汩涛涛连绵不绝,上唳九霄云外,下彻十八层地宫,声震环宇,气壮山河,让人为一惊。

叫声持续了大约有半分钟的时间,然后消失了。我有点惊疑的问那位女子说;这是什么鸟儿在叫啊?这么大声?简直有点吓人!

孔雀姑娘已经平静下来,笑着告诉我:那是孔雀在叫!

我大吃一惊,之前我从未听到过孔雀啼叫,甚至以为孔雀只会发出一些俭约的不失优雅的和鸣,绝没有想到以孔雀的端庄和富丽堂皇,竟会发出如此不雅如此大声的让人为之心惊肉跳的喊叫!

哦,我明白了,原来竟然连生性平和举止优雅的孔雀们,都不忍心看到这位善良的、终日照料它们起居生活的、美丽的哈尼族孔雀姑娘,遭遇这么不公平的对待,受这么大的委屈,忍这么巨大的悲伤和痛苦,而在为她遥遥助力,为她大声叫喊着鸣不平了。

美丽总是支持美丽的,善良总是关心善良的,只有卑劣才会无动于衷,只有丑陋才会幸灾乐祸,只有邪恶才会落井下石。

连孔雀都在叫喊了,我们还怎么能沉默呢?我问孔雀姑娘:他们一共砍了多少树?砍了树做什么?是种橡胶还是种甘蔗?

孔雀姑娘说:他们把大树都砍光了去卖,砍了很多,一山一山的全砍掉了。我反映情况他们一定会恨我的,要恨我就恨我吧!我反正已经无所谓了噢,这不光是为了我自己家的树子,也是为了给我们全村的老百姓讨个公道,我们村的哈尼人是挺可怜的!

孔雀姑娘在诉说的时候,她身边穿着蓝色彩绸衣服的弟弟一直在试图制止他。她的弟弟也是植物园里的一名服务人员。从打扮上看有点像驯象员或是驯兽员。这个英俊的不怕老象不怕老虎的哈尼小伙,脸上的神情竟然显的很害怕。只有他心里知道自己的姐姐在说这些话时所承担的风险有多么大。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年纪,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竟然也已经知道什么是害怕,竟然也学会了保护自己,可见威摄力要比大象和老虎还要强大可怕的多。

刘处长也很同情孔雀姑娘,当即打电话给正在思茅开会的国家林业局的同志,要他们过问一下这件事。我们本想去思茅一趟,但实在没有时间了,所以只好做罢。但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上。

刚刚我上网搜了一下有关江城县的相关文章,结果查到两篇这样的报道,从这两篇报道中便不难看出砍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2002年04月18日《云南日报》,标题《云南江城25万亩荒山托起橡胶大县》,文章说“1995年以来,思茅鑫元工贸有限公司在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有偿转让出的12.5万亩荒山上开发种植橡胶10.7万亩,成为思茅地区最大、省内列第五位的橡胶基地。”

这个被占去12、5万亩的荒山是那个乡呢?文章告诉我们“随着曲水乡荒山的出让和开发,江城开发荒山的热潮不断。现在,全县初步形成了国有、集体、个体,多层次、多形式,产业化、规模化开发荒山的格局,荒山上已经开发出各种绿色基地30多万亩,一批配套加工业和第三产业迅速发展。”民族资料库也证明了这一点“1996年,县委、县政府以大无畏的胆略和气魄转让曲水乡12万亩荒山给思茅农垦鑫元公司,进行热区开发。”

大无畏过一次之后,江城县接着又大无畏了一次,文章接着说“2002年新春伊始,江城再次与思茅鑫元公司达成协议:江城县再向鑫元公司转让荒山13万亩,用于种植橡胶。”“在今年得到开发权的13万亩荒山中,鑫元公司还将开发种植橡胶5万多亩。”

这2002年出让给思茅鑫元公司的13万亩荒山是否仍然是曲水乡呢?文章没有说。但从孔雀姑娘反映的情况推测,似乎还是在曲水乡?如果不是有这么大来头,砍树人也不敢如此嚣张和放肆,县林业局也不会瞪着眼睛不管,思茅林业局更不会推聋作哑吧?

文章赞美说“招进一个好姑爷,并让他留得住,江城靠的是搞好服务。江城为鑫元公司的发展开了许多绿灯,有的还是特事特办。土地刚转让,各方议论纷纷,开发阻力不小,公司不敢放手发展。县委、县政府组织了多种形式的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从县到乡到村到户,为发展橡胶产业扫除思想障碍;橡胶基地开发初期,有的当地人也想趁机捞一把,故意刁难。每次出现这种情况,县上就由书记或县长亲自带队,现场办公为企业排忧解难。”  

如此置“各方议论纷纷,开发阻力不小,公司不敢放手发展工作”而不顾,总是“县上就由书记或县长亲自带队,现场办公为企业排忧解难”。这大约就是孔雀姑娘何以求告无门的原因了吧?

开发荒山,发展经济,原本无可厚非,但似乎从孔雀姑娘所提供的情况“都是天然林,那树好大的,全是要好几个人才能围起来的大树”来看,显然不是这样。如果以开发荒山为名,而大肆毁坏国家宝贵的热带雨林资源,那就不是功不抵过,而是罪上加罪了。

还是打住,姑且不忙下判断,先让我们看看新华网云南频道2004年04月22日,同样来源于《云南日报》,署名雪甘,题为《救救江城热带雨林》的文章,似乎一切就洞若观火了:

在江城和绿春两县的李仙江下游沿河两岸,目前还保存着部分原始热带雨林,使李仙江显得美丽而又神秘,正吸引着热爱大自然的人们前来旅游观光。

近日,笔者从绿春大黑山顺江而下,被岸边的热带雨林所陶醉的同时,却看到江城县境内岸边大片热带雨林中的参天大树正被人一棵一棵地砍倒,然后放火一片一片地烧掉,准备种植橡胶树。我们看了后真是痛心。这些人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毁林烧山,进行掠夺性开发。

绿春县与江城县的交界处,公路边到处都有护林防火的宣传标语,但却有人无视国家的森林法,明目张胆地放火烧山。面对这里即将消失的天然热带雨林,我们希望新闻舆论呼吁一下。引起上级林业部门及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重视,采取有效措施救救这片森林,并按国家森林法惩治违法、失职者。 

这把斧头已经举起很高很高,甚至从来就没有真正放下过,这把火也已经燃烧了很久很久,也许根本就没有熄灭过。一边是国家在处心积虑投入巨资加大力度进行生态治理和环境保护,一边是肆无忌惮以种种名义继续破坏生态污染环境,不能防微杜渐把住开端,就会沦为末端治理处处被动,使国家疲于奔命捉襟见肘救火车一样天天鸣着警号四处扑火和补救,这边救火,那边浇油,这边旧火未灭,那边新火又起,这火如何救的灭?也真难为了我们的国家!

笔者谨此向雪甘先生致敬,并与他一起敦请有关方面派人彻查此事,看看这13万亩荒山已经被砍掉多少烧去多少?还能从斧头和荒火中救下多少?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了确保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为了科学发展观的落在实处,为了青山长在永续利用,也许真该盘点一下,江城县这些年究竟毁掉了多少片热带雨林?云南乃至全国究竟还有多少个类似江城这样的毁林大县?!

那天,走出很远,我还忍不住回头张望,阳光逡巡在热带雨林的上空,像一位威武的三星上将在清点他穿绿色迷彩服的士兵,他说:渴望绿色和平与生态安全的人们,要像爱护眼球一样爱护这些英勇的士兵,在固守地球防线防止温室效应保卫生态安全改善生存质量的前沿阵地上,他们是你们最忠实可靠的卫士,伤害他们就等于伤害你们自己,毁灭他们的现在,就是毁灭你们自己的未来!

离离勐仑园,处处有芳草。十步菩提笑,百步佛光照。

哈尼有女孩,风姿本绰约。愁云时笼罩,哀怨亦无告。

上田泣黎庶,曲水哭树峤。佳木横涂炭,良禽覆栖巢。

野象卷鼻怒,灵猿撮齿啸。噢呜复噢呜,孔雀乱喊叫。

家园遭斧斤,神州遇红烧。含悲忆风流,落泪思妖娆。

碧浊怅鱼钓,红凋恨此獠。青山弦已稀,江河常跑调。

皮枯毛难存,唇豁齿必摇。仁义悲掩面,道德痛折腰。

保家还卫国,大马带金刀。斯文未扫地,日月不隐耀。

我看到戴椰壳斗笠的孔雀姑娘仍在目送我们远去,希望环绕在哀怨无告的孔雀姑娘身边,散落成点点金碧,那是翘首低回的绿孔雀和蓝孔雀的倩影,它们的喊叫将会永远在我的耳畔萦绕……。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