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20、老挝女孩  

2008-01-01 01:28:54|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老挝女孩

 

我们先在一个建在荒地上的自由市场里穿梭,这里全是老挝人摆设的小摊,有各种老挝土著的吃食,还有各种服饰和银器。现代商品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矿泉水是娃哈哈,伞和西服以及许多商品都是中国货。摆摊的人,大多是老挝人,也有个别中国人。

年纪大的老挝人偏多,脸色多半是黝黑,穿的非常乡土化和民族化。亮丽著装的是年轻的老挝女孩,她们大多矮小,肤色偏黑,比不上中国大院的傣族女孩那么天然风流天然旖旎天然水色。

可是马上就有打眼的亮丽让我吃惊的吓了一跳,居然有几个金发白肤长着魔鬼身材的女孩,混杂在里边,如同羊群里的骆驼,黑地上的白雪。几个女孩漂亮的惊人,但明显有欧洲人的血统。

李建伟笑着告诉我:老挝过去是法国的保护国,那可能是几个中法混血儿,已经不是一代两代了吧?是三尾子或是四尾子吧?

1893年老挝沦为法国保护国。1940年被日本占领。1945年10月12日老挝宣布独立。1946年法国卷土重来。1954年7月法国被迫签署日内瓦协议,从老挝撤军。此后美国入侵,1962年美国又被迫签订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协议。1975年12月首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万象召开,宣布废除君主制。1991年8月14日,最高人民议会通过《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宪法》,将老挝部长会议改名为政府,部长会议主席改名为总理,最高人民议会改名为国会,老挝国徽上原有的红星、斧头和镰刀被著名古建筑物塔銮图案所取代。

当地的许多热带水果和各种叫不来名字的新鲜蔬菜大受陶永强和几个随行女士的青睐。她们买了一堆疏菜,还买了一种奇怪的野果。她们给我吃,吃在嘴里有一种怪味,受不了。她们却觉得捡了个大便宜。她们说这种野果在勐腊县已经很少见也买不到了。

李建伟介绍说:到老挝人家做客,应备礼品,礼品要包装美观,常用礼品有花篮、工艺品、烟酒等,在参加婚宴或喜庆日子时,习惯送现金。客人进门应走前门,进屋要脱鞋,一般都要席地而坐,不能用脚替代手,指向人或是物。男的要盘膝,女的并膝把脚侧放一边。当有人对坐谈话时,如需从中间穿过,低头穿过并要说声对不起。不要摸人的头,包括小孩都不能摸。客人禁止进入主人内房参观。到老挝人家做客,喝团结酒较流行,主人拿来一瓶酒和一只酒杯,主人先喝,后依次请客人喝。喝坛酒也是老挝人待客的一种传统礼仪,酒坛上插上许多竹管,宾主围坛而坐,边谈边喝。

李建伟还说:拴线仪式,常在逢年过节、欢迎贵宾、结婚喜庆时举行。仪式上宾主席地而坐,中间摆着插满鲜花的银制托盘,鲜花上挂着一束束洁白的棉线。仪式开始时由德高望重的长者或和尚念祝福词,念完后把鲜花上的棉线取下,给各位来宾和客人往手腕上拴线,一边拴线一边说祝福的话语。客人也可主动给主人或其他人拴线祝福。拴在手上的线,一般要戴3天至一星期。

一条尘土飞扬的土路就是县城主要的街道,两边的木竹楼一般不超过三层,街面和当地人的衣著一样破旧。但有些建筑十足地道的欧化。李建伟解释说:那是一些法式建筑,有办公用的地方,还有许多是法国人的私人住宅,至今还有一些法国人住在里边!

街上不时有一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出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中年人。他们迈着很大很快的步子从街上匆匆走过,几乎不作任何停留。我看见有一个身材细高披散着一头漂亮银发的年轻女孩从街上走过,她高华的气质和入时的欧式打扮,与土街的暗淡和破旧相映成趣,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和反差,让人怀疑她是否来错了地方?奇怪这样落后的地方何以会有如此现代时髦的人物?

李建伟带我们进入一间傍街的餐馆,从身上摸出一把老挝币,用老挝话和老板谈了一会,给我们每人要了一份法式炒饭。

老挝语属汉藏语系,是拼音文字,共有49个辅音,29个元音,6个声调。与泰国文字大同小异,是在梵文和巴利文的基础上逐渐演变而来。老挝教育比较落后,只有72%的男性和53%的女性接受过文化教育,全国15岁以上识字率为60%,万象市为85%。

餐馆中有一帮老挝人正围在一起喝啤酒,大家都在高声说话和喧哗,我听不懂他们说什么。桌中有人示意似乎有攀谈的意思。可我根本无法搭理他们,因为语言不通。我只是礼貌的笑笑,没有答腔。不是不想攀谈而是老挝语不通加上连英语也不懂的干活。

人口最多的老龙族的风俗习惯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老挝的风俗习惯。在农村和偏远山区,各民族多穿自己缝制的衣服,在城市和经济较发达地区,着装已较商品化和国际化。老龙族的民族服装与傣族相似,男着无领对襟上衣,下穿沙笼式裤子,或穿长筒宽腿裤,女穿无领斜襟上衣,下穿筒裙。过年过节或有重大活动女的要穿民族服装,男的穿民族服装的日少,多穿西装。饮食也似傣族,喜食糯米,特点是酸、辣、生,具有民族特色的菜肴有:鱼酱、烤鱼、烤鸡、炒肉末加香菜、凉拌木瓜丝、酸辣汤等,蔬菜多生食。

喝啤酒的这帮人从衣著上似乎很讲究,显然是一些在当地很有身份的人。他们吃的东西也逃不过当地特色。我只是比着手势买了两包三五烟,价格比国内贵一倍还多。因为云南境内根本就没有外烟卖,我已经几天捞不着三五抽,所以我还是用人民币买下了。

我出来时,李建伟显然已经注意到,他告诉我:老挝人对旅游的中国人,不认识一般不搭理,表情比较冷漠;想和你打招呼的人是芒新县的一位副县长,他一定把你当成是他认识的一个人了!

餐馆墙上贴着许多电影明星的招贴画,让我感到吃惊和不解的是其中大多数都是在中国已经过气的电影明星。有趣的是一幅招贴画,一个运用夸张手法画出的大鼻子外国人正在吸食鸦片,有英文在旁边写道:“Foreignvisitors who smoke opium or use other illegal drugs set a very poorexample for LAO youth(那些吸食鸦片或其他非法药物的外国参观者给老挝的年轻人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榜样)”。这是芒新政府或有识之士对外国毒鬼的一种相当温和而有节制的批评。

对面有一间空旷的棚子,里边有一些老挝老妇人,正在裁剪和剌绣。刘处和我走过去,老妇人们很安详的坐在各自的铺位上做自己的针线活,连头也不抬,冷冷淡淡的,没有人搭理我们。

搭理我们的是两个十五、六岁的老挝小女孩,或者该叫她们小卜哨?这是两个皮肤黄黄的眉毛和眼睛黑黑的小卜哨,她们冲着我们调皮而好奇的微笑,当刘处举起像机要给她们拍照时,她们便大笑着敏捷的钻进铺位下面,让刘处每每照个空。刘处冲她们作邀请状,她们似乎也同意拍照了,但关键时刻她们仍然会大笑着不由自主的故伎重演。她们似乎十分在乎被人拍照。直到我们应声回到对面的餐馆去吃法式炒饭时,刘处也没有拍到一张她们的玉照。

我们草草吃完法式炒饭,离开芒新县城,在薄暮冥冥之中驱车回程。路上刘处说她想拍几张小卜哨们割胶的片子,问陶副局长明天能否安排一下?好的,去曼代罗就可以看到。陶副局长爽快的答应说。明天要早起,割胶一般在不出太阳之前,胶农们往往三点钟就起床了,我们最晚也得在八点钟之前赶到,不然就没的看了!

回到勐腊已是晚上9点多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