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18、盘古之象  

2008-01-01 01:27:26|  分类: 哲夫纪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盘古之象

 

那天的太阳很毒,刘处晒的满脸流油,拍了一会照,被太阳赶进屋去。我自料尊脸已经晒成黑人牙膏,也就由它去了。乘他们在屋里做罗着做饭,我和护林员赵金清在外边清清静静的聊了起来。

赵金清告诉我:去年有一只大象受伤,不能动,就住在村外的苞谷地里。村人都怕它,谁也不敢走进去看它。我听说之后就去看望大象。大象很警惕,它卧在那里不能动,似乎受了很重的伤。我起无也不敢贸然走近它,只是折了一些嫩苞谷丢给它吃,它起初不肯吃,只是拿鼻子嗅一嗅,就又停下来,一动不动的望着我。我也望着它。大象的眼睛跟人的眼睛一样可以表达感情。我蹲下来,与它对视了很久很久。它的眼神开始变温和,长鼻子尖端那两块小手指一样突起的尖肉轻轻搐动着,伸向我,似乎在让我走过来。

我大着胆子走过去几步,它举起鼻子在我身上嗅了嗅,就放下鼻子,卷起嫩玉米慢吞吞的送进嘴里。我知道危险已经过去,就走上前去,拿嫩苞谷一根根喂它吃,它吃的很香。眼睛里有感激的神情,喉间还发出轻曼而温柔的叫声。我突然觉得大象很可怜,它其实很像个小孩子那样,需要人的关心和疼爱。从这一刻起我决定要尽我的所能帮助它,不光因为我是护林员,还因为我是一个人。

我们瑶族人在历史上和大象是和睦的,很少冲突。虽然现在大象袭击了我们的村子,但人不应该和大象一般见识。别看大象身架大,其实的它的心性象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有时候会调皮,但知道好坏。人如果对它们好,它们会牢牢记住,人对它们不好,它们也会牢牢记住。这些年有太多的人对它们不好,为了两根象牙就杀死它们,它们记住的是太多的人的不好,没有多少人们对它们的好给它们记住,它们甚至已经忘记了曾经人是它们的好朋友了。人既然这么坏它们怎么能不伤人呢?这就是大象伤人的原因吧?我是这样想的。

我下决心要对这头大象好,让大象知道,这个世上并不都是伤害它们的人,还有人在保护它们对它们好。我要养好它的伤,让它告诉所有的大象们,南坪村人是好人,伤害南坪村人是不对的,毁坏南坪村的人庄稼也是不对的,因为南坪村人也要靠粮食填饱肚子。

回到南坪村,我到家中翻腾治伤的药膏,我那口子见我奇怪问我干啥?我说有头野象受伤了,我要去给野象洗洗伤口再给它敷些草药!我那口子说,野象害我们南坪村还不够?岩香是怎么死的你已经忘了?你还要去救它?你可真是个没心眼子的,南坪村人不骂死你才怪!我说伤害岩香的是那头秃尾象,这头野象尾巴可是好好的。不能因为个别野象不好,就以为所有的野象都是坏的吧?这也和人一个样,不能因为有人杀了人,就恨这世上所有的人吧?

我拿了食盐和水,还有草药膏,又拎了半口袋苞谷,重新回到玉米地里,到了野象躺着的地方却发现野象不在了。我正纳闷的当儿,却听见背后有哼哼声,回头一看,看见野象躲藏在我身后玉米棵里,正瞅着我,伸出一条长鼻子在轻柔的够我。我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这老象敢情是还不肯信任我,怕我找人来杀它,所以我一走它就拼命挪了个地方躲藏起来,见我一个人来了,知道没有危险,才现身出来。要是我带了人来找它的麻烦,它一定会拿鼻子卷起我,别看它伤的很重,要玩起来命来对付几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吗?这老象可真是聪明真是通人性。这么一想,我就更喜欢这头野象了。

这一想,我胆子就大多了,直接就走近它,哇,它卧在那里都比我高出许多,至少也得有四吨多重。它身上全是很深的伤口,大大小小有好几处,我猜它一定是与另一头野象发生过激烈的打斗吧?是在争王还是争雌?还是因为它是一头孤象?想加入象群却不被容许,硬是被赶出了象群?这已经无法知道。它伤的很重,明显被象牙剌伤的。我拿盐水给它洗伤口,它痛的浑身哆嗦,可是神情很镇静。我一边洗,一边给它敷上治伤的草药,这些草药有镇疼止血和消肿生肌的作用,是我们瑶族人疗伤的圣药。老象觉得舒服了好多,就拿长鼻子轻轻抚触我的脸和身体,还深深的吸气,像是要牢牢的记住我身体上的气味。

它的口水和喷出的热气弄的我脸上湿漉漉的,让我觉得脸上好痒痒,可我顾不上理它。我让它站起来处理它胸前的伤口,它很听话的但是很费力的站了起来。我专心致意的处理它身上的伤口。

用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总算把老象身上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全部清洗一遍并敷上了黑色的草药膏。这时我才有时间伸手去抹老象弄在我脸上的涎水,我伸手抹了一把,可怎么有些不对头?怎么还有大滴大滴的口水往我脸上流。我仰起脸来,这才发现大象正居高临下痴痴的望着我,睁大的眼晴里水汪汪的全是眼水,这些眼水正在一滴一滴流出来滴在我的脸上,这情形真是太让我感动了,大象泪汪汪的眼睛是通人性的,眼神哀怨无告,很打动人,我只觉得鼻子一酸,心里一疼,忍不住也跟着大象热泪盈眶。我一把抱住老象的长鼻子,也不知是为什么,只觉得心里又酸又胀又痛,竟会莫明其妙的哭起来,哭的哇哇的……真的不知为什么,我会哭的那么凶,那么痛快淋漓!

说到这里,赵金清说不下去了。他的眼水又开始往下一滴一滴的流淌。没有人能真切和正确的体会他当时的感受,甚至连他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清楚是为什么。野象的泪水和人类的泪水就这样流在了一起。这让我想起几句歌词:在不快乐的日子里,人类特别需要爱。然而爱一点也不简单。如果我们换位思考,是否可以这样来理解:在不快乐的日子里,大象特别需要爱。然而爱一点也不简单。倘若我们再深一层理解:在不快乐的日子里,自然特别需要爱。然而爱一点也不简单。让人欣慰的是,这已经是一种理解,不再是一种单纯的索取。

如同赵金清一样,不知人类想过没有,大象对人类的爱,自然对人类的爱,万类万物对人类的爱,人类要付出多少爱才还得清呢?

这个黑瘦的瑶族中年汉子给我们上了多么生动的一课!

董站长补充说:那些天赵金清天天去喂养大象,还给大象天天清洗和治疗伤口。村里人都不理解他,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还总是讽剌他的,说,大象糟害村里人,你怎么还要喂它吃食,莫非大象是你家爹?还有人说,赵金清是个撇不清,他是想把大象供养起,好让它们再来糟蹋我们的南坪村,再来踩死我们几个人吧?他家里人都跟他着急上火,孩子看见他也不理他,家里人不给他留饭。他妻子还把家里的苞谷藏起来,怕他拿去喂老象。他那时压力好大。可保护局是支持他的。他谁也不理睬,还是天天去喂大象,时间长达两个月之久。

董站长也为之感动,他说:这头大象也确实是怪,只要赵金清来到地头拿嗓子这么一叫,大象就会自己从苞谷地里走出来。赵金清喂大象吃馒头,吃芭蕉和草,还和大象贴着耳朵说悄悄话,大象也偎依在赵金清身边不肯放他走,那付依恋的样子就象是老子和儿子。只要有赵金清在场,任何村人都可以走近大象并且随便抚摸它和它玩耍。那头大象确实是好,我还去看过它,我还不止一次摸过它。一般野象吃庄稼总是吃一半糟踏一半,可是这头大象不这样,它听赵金清的话,它会整整齐齐的吃,一点也不糟踏,甚至连玉米秆都不肯踏倒掉!

要是所有的野象群都象这头野象该有多么好!他说。保护局把这事报上去,好多新闻媒体来采访他,央视的《焦点访谈》,上海的东方电视台,都采访过我们的赵金清,他是我们这里的名人喽!

我注意到这个成为名人的赵金清黑瘦的脸上竟然丝毫没有名人的得意,却有一种黯然之色和嗒然若失的神情在他的脸上长久的逗留不去。没有人明白漫长的两个月时间,这个瑶族汉子与他的大象还发生过什么情感上的碰撞,还有过一些什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思想交流――那种宿命般的人与动物心灵相通的思想的交流。

他们告诉我最后的结果,最后的结果是悲惨的,已经几乎快要复原的大象,最终却因伤口感染引起并发症而不幸死去。据赵金清的妻子说,大象是在赵金清的怀里死去的,大象死的时候,眼里还流着眼水,赵金清很是悲伤,他的眼里全是眼水……大象病危之时赵金清没明没夜的守了它两天两夜,他抱着大象的头,把自己的嘴巴贴有大象的大耳朵上,人们以为赵金清是在和大象说悄悄话,其实不是。赵金清是在含泪为大象唱那首古老的《盘王歌》。

盘王歌是瑶族祭祀盘王时唱的歌。传说瑶族先祖因天旱逃荒、飘洋过海谋生,海中遇难恳求盘王搭救,许下诺言。盘王派天兵神将救瑶民出苦海。瑶民每年还愿报恩,歌颂盘王恩德,便产生了盘王歌。包括万物起源、伏羲兄妹结婚、瑶族形成、苦难斗争、生产劳动、名人巧匠、谈情说爱、瑶山风光等。句式多用七言,也用三言、五言或九言,多以物为喻。结构上分为24路、32路、36路3种。由主歌、附歌、杂歌组成。唱调有黄沙条曲、三逢闲曲、万段曲、荷叶杯曲、南花子曲、飞江南曲、梅花曲等7种。

赵金清在大象病危时,给大象唱的是《远古天地人间》、《洪水淹天》、《雷落地》、《葫芦歌》、《禾王送禾到人间》等神话歌段。

在这些歌段里,人类和万物起先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人和万物赛跑的结果是人类超前了,万物落后了。人类走出森林靠掠夺万物与人类共同拥有的自然财富而建造了人类的文明,把万物的地盘和财富全部据为了己有,忘记了曾经的伙伴,也忘记了自己是谁!

云南的瑶族是明、清以后分别从两广和贵州迁入文山境内的。以后又迁移到了红河流域和墨江、勐腊等地居住。勐腊的瑶族主要居住在南腊河上游山青水秀的瑶区之内。云南的不少瑶族不仅会说本民族的语言,还兼操汉语、壮语和苗语,这也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赵金清唱道:瑶人本住海那边,好山好水好田园;只因那年蒙大难,十二兄妹离家园。离家瑶人要过海,船到海中浪有生;当天许下盘王愿,才保瑶人命周全。姊妹上岸洒泪别,分路游离各州县;游到青山插个标,青山大岭起家园。游到广东南海岸,潮州落脚安下身;朱子巷中起瑶寨,开山耕种又多年。抛落潮州各自去,各自投身不共园;唱起翁爷当初事,留下此歌告儿孙。

赵金清想唱的弦外之音却是:瑶人本住海那边,游到青山插个标,青山大岭起家园。开山耕种又多年,瑶人占了万物家园!傣族佤族基诺族,苗族汉族布依族,莫怪大象进村寨,村寨本是大象家园!

盘古之象,乃生死之象,病象不除,惟余死象尔!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