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新民晚报 记忆 被砍伐的森林 责编:贺小刚  

2007-12-30 14:06:21|  分类: 相关评论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可西里的边缘.jpg 
 
被砍伐的森林
 


    ◆哲夫

    【作者简介】



   万丈盐桥存证.jpg 哲夫 “中华环保世纪行”特邀作家、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理事、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主要作品有黑色生态系列长篇小说《黑雪》《毒吻》《天猎》《地猎》等。中短篇小说有《长牙齿的土地》《雾恋山》《蝴蝶标本》等,环保纪实文学有《中国档案》《黄河追踪》《长江怒语》《帝国时代的黄河》《长江生态报告》《黄河生态报告》《淮河生态报告》等。出版有《哲夫文集》十卷本。影视作品有《毒吻》《零点行动》《山林的女儿》等。刚完成70万字的长篇纪实文学《世纪之痒——中国生态报告》,年内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曾获首届中国环保文学优秀作品奖、中国图书奖等多种奖项。



    记忆不会退色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写了个电影剧本,名为《山林的女儿》,故事大意是写一个林区女孩进入大城市,因反差巨大而造成的生理和心理的不适应。也不外乎是顺应当时的世界电影潮流,讴歌归真返璞。西影厂的导演滕文骥对此感兴趣,跑到山西找我,要我去厂里改本子。A8.JPG我去西影厂改了一稿,算是基本通过。这时宁夏电视台找了来,要我把本子改成电视剧。我当即将其改成上下集电视剧。宁夏台表示满意并邀我一起去大兴安岭和长白山出外景。只从书上读到过其美妙和神奇。

    先去宁夏,在那里结识了刚刚从牛棚走出来的张贤亮,全国刚刚热播过他的电影《牧马人》,他那时还在《朔方》编刊物。他晃荡着一个瘦瘦高高的身躯走来看我,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妹妹张贤玲。我们在一起海聊一阵子,还和剧组人员一起吃了个饭。然后我随剧组一起去北京选演员,在中央戏剧学院见到了还在上大三的岳红。那时的岳红青春亮丽,还没有“卖花生”。她身上有一种气质让我为之心动,我断言岳红以后一定可以走红。遗憾的是,时隔数年岳红真的得了大奖,可那时我们却断了联系。

    剧组最后选定的女主角是刚拍过电影《红牡丹》的长影厂女演员赵凤霞和如今很走红的男主角王巍,还有中央歌舞团的阚丽君等人出演。演员定下来便先行去选外景地,首选当然非长白山和大兴安岭莫属。

    始料不及的是,等待着我的是无限的遗憾和怅惘。为了找一处好的外景地,我们先后去黑龙江的大兴安岭和吉林的长白林区踏勘,所到之处,景色十分破碎。到处都有人类刀凿斧砍过的痕迹,到处是次生林带和人工林,原始森林几乎看不到。



    森林不再原始



    时至今日,林场的名字我已经记不住,只记得那个林场很小,四周荒秃秃的。几排简陋的平房,唯一奢华的是院中心有一个篮球场。从林场所在地到最近的伐木作业区,也就是森林,要坐卡车翻山越岭走七八个小时的路程。令人触目心惊的是,就是伐木作业区,原始森林也已经寥若晨星,参差不齐的次生林带中,随处可见的是大片已经干枯或正在干枯,抑或是新鲜的滴着汁液的树桩,像无数只睁得很开的眼睛在哀怨无告地冲着天空泣诉。

    在伐木作业现场,我看到一位伐木工人技艺娴熟地舞弄着一把嘟嘟乱吼的油锯,形若摩托车链条似的,却多了一排锋锐的钢齿。A9.JPG

    和古树一同塌下的是那片它顶了上千年不止的天,连带天光云影、风霜雨雪、虫窝、鸟巢、兽穴,以及真菌和微生物安身立命的处所,顺带还砸倒了在古树荫庇下已经生息了上千年不止的乔、灌、草,灭绝了在大树下已经繁衍了上千年不止的真菌、苔藓和林下的微小生物。过去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的蛮荒,想伐木得先在其间硬生生地撕开一个口子,先扎下营盘,然后再逐步向四下里扩张。现在可好,想砍点像样的树,得坐上汽车在过伐林子里穿行老半天,得好找!结论:上世纪80年代的森林便已经不再原始。



    野生变人工



    那天,伐木队队长开着他草绿色的拖斗摩托车,带我去一个小镇上喝酒。不可思议的是,穿行在80年代的林区竟然也能辗起满天浮尘,到地方我俩都成了灰眉溜眼的土人。在小镇的酒馆里,聚集着一帮绿林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最有趣的是他们喜欢喝混合酒,什么酒都往一起掺和,啤酒兑上果酒再掺上白酒,这种混合酒喝起来劲头足,味道也很新奇。

    小时候听说过许多大兴安岭的故事,那是些美妙而神奇的故事,比方说熊瞎子的故事和人参娃娃斗地主的故事。说起,他们都笑得稀里哗啦的。熊瞎子这些年少见了,人参娃娃早叫地主煮吃啦。他们笑说,俺们管人参叫棒槌,为啥叫棒槌?是因为这疙瘩的人参长得大,大得跟棒槌似的。

 

    大兴安岭的棒槌好地球人都知道。

    上几辈老人少有没采过棒槌的。可现在已经是采不着了。为啥没了?不为啥,人人都想发财,还不都挖没了?再说了,大兴安岭棒槌多,是因为它老林子多,寻常人进不去。现在,树都快伐没了,老林子都找不着,还能有棒槌?当然,说没啦也不对,运气好的,有时候还能找到一株半棵的,不过那可金贵了,不会白送人的。你要是早来三十年,老哥要早生三十年,你和老哥这么对脾气,老哥还不得送你几棵。现在也能送你,不过是林场自己种的,等你走的时候弄几棵给你回去泡酒喝!其实野生的和家养的也差不离。

    旁边的黑子就反驳队长说,你哄小孩口里?野山参是天生地养吸日月之精华有灵性的物事,人工种植的还要施上化肥啥的,咋的能比?

    队长听了,就摸着头皮,嘿嘿地讪笑,说,小兄弟好这一口,黑子,你就把前不久你们屯里那个老人采棒槌的事儿,念叨给他听听,也让俺这位小兄弟长点见识! 

 


    采棒槌的老人



    那天黑子念叨说,这可是真事不是故事,就发生在1979年的秋天。俺们屯是有名的棒槌屯。过去,屯子四周都是深山老林,熊瞎子时常进俺们屯搔人家的屋门,谁家的屋门都让它们搔过。挫草塘子里天天有野猪打滚儿。老辈人讲,走路一不小心,就能趟出一根棒槌。自打50年代伐木大军进山,把林子一直砍下来,70年代末期采伐最猛。屯子里起了多少间大瓦房,还修了四通八达的林间公路,山也不深了,林子也不老了,采棒槌的人也歇菜了。

    野生棒槌成了稀罕物。让人眼红的是俺们屯子里有一个姓白的老人,年年总能挖几株上品的棒槌回来换钱,儿女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屯里的人个个都想不明白,偏他运气好?都暗底里纳罕和眼红。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有人就偷偷地码了老人的踪。

    这个老人在俺们屯是一个从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据说是祖辈都靠采棒槌过日子,可是上几辈人也跟那些棒槌王没法比,没听说过大富,也没见过受穷,反正一代接一代,小日子过得绵绵的悠悠的。老人心眼也多,在林子里前前后后足足转悠了三天三宿,这才放心地钻进一条沟里。沟里的灌木丛中掩着一个石石立子,钻进去走好老半天才走出来,可不得了,哇,竟然是别有洞天,眼前是一大片围在绝壁之中的大峡谷。这是片天生地养的福地,满谷全是老林子,随处可见结满红豆豆的棒槌棵子。这就是老辈人传说中的参窝子。遇上这样的参窝子,那可是发了八辈子的大财,全挖了去够老人两辈子享福了。可偏生作怪的是,白老人却不忙着挖参,却坐下,瞅着那些参棵子,挖了一锅叶子烟,在那儿乐悠悠地吞云吐雾,吸够了烟,这才起身拣大个的棒槌挖了几株,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码踪那人心里这个乐呀,于是就走进谷里,将满山坡上大大小小人参悉数挖掉,连根绝灭。正挖得好,没想到白老人有事又返转来,见状那个心疼那个气,就举火铳瞄准那人说:俺爷爷的爷爷就发现了这个棒槌窝子,一辈一辈传下来,才传到俺手里,它已经养活了俺们白家几代人,你这么不分爷爷、父亲、儿孙地一古脑挖断,是违反了祖辈挖棒槌的规矩,会灭了族绝了种,明年没得挖,俺一大家子靠什么养活?这么久远的光景不想竟会毁在你这个畜牲手里。天可怜的,俺不打杀你这个不懂得爱惜草木精华,孝顺天地日月的畜牲,祖辈儿孙也不容哩!

    不料那人也不孬,冷笑说,杀人要赔命。见面分一半,这也是老规矩。你想想,你的参窝子反正已经暴露给俺了,现在你不让俺挖光,俺也会瞅空子偷着跑来挖光,或是告诉别人来挖光它,你还能留住种吗?几句话,说得老人差点背过气去,在那儿乱喘气,乱翻白眼儿。



    结果意味深长



    过后,我把这件事写成一个中篇小说,名为《森林的性格》,发在1984年的《啄木鸟》上,有朋友看了说我写的是生态小说。美好可以在岁月中飘零,记忆却不可能因此褪色。面对已经的破碎,对美好的描绘,将愈加显得残酷。那些从书本上得来的美妙而神奇的想象因此而碎成片片。人们不如意时往往会摒弃现实而选择理想。许多针砭时弊批判现实的初衷,说到底还是为了达成美好的理想。生态是大千世界的生态,环境是芸芸众生的环境,关乎每个具体生命,是相当自私的事。保护环境就是保护自己,关爱生态就是关爱自己。打那之后我之所以开始从事环保创作并一发而不可收拾,就是因为严酷的现实给了我这样一个理由。

    黑子还说,俺那二叔还致富不忘乡亲们,领着亲朋好友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浩浩荡荡进谷大扫除,斧如风刮,铲似飞蝗,砍去碍事的树,铲去掩蔽的草,一寸一寸搜地皮,峡谷翻了个底儿掉,毁了个净打光。打那之后峡谷死翘翘,沙化,别说人参,连树都不长了!



    诸神的战争



    打那之后我几乎走遍了中国,见识了诸种生态恶化和环境污染,也认识了许多人。曾和一位“封疆大吏”开玩笑说,国际歌唱道“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环境破坏与污染,是人魔集于一身的人类自身的战争。从神历纪元1000年开始“诸神的战争”,持续到神历纪元2000年,光之神枫妮茜雅制定了诸神必须遵守的“大自然意志”的规则,人类因此而被创造。起初世界没有灾害、事故,动物是温顺的,大地是富饶的,并且有很多果实。生命之神赋予人思考和创造的能力,统治着大地和海洋。暗黑之神居心险恶,把隐藏在人类生命中的罪恶赋予人类,以自己生命为范本创造出魔族,并让诸神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将生老病死和各种灾难放了出来。诸神也分成两派,一半是扮演天使,一半扮演魔鬼。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帝国时代》,起始或森林或河流处,A11.JPG必有人四五名,砍树造屋,猎兽捕鱼,造船筑仓,采矿冶金。有了人迹,野兽就没有了。有了村庄,树木就稀少了。有了城市,原始就隐退了。城市由小到大,由简陋到繁荣,森林就不见了,河流也跟着消亡了。盖房子没有木料,炼金子没有矿石,生养工匠和士兵也没有肉,于是便只好去远征,去拓展地盘,开辟新的处女地。以劫掠他人的土地来维持生计。倘若有本事打过通关,便杀伐尽自然,只剩下一片人类的繁荣和文明了。于是这个游戏就可以胜利收场,人类的游戏也就只好这样结束了。A12.JPG这款电子游戏对人类历史是一种绝妙的演绎和仿真,也是对我们人类社会的一个莫大提醒和警告。
        
   
    
●诸神就是这样支使人类砍树的

    
A10.JPG
    ●在西西可里边缘的环境站前,作者哲夫手里捧着一个动物化石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