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哲夫网易博客

造化已施人人以天下 天下应惜人人之造化

 
 
 

日志

 
 
关于我

扫我头像加公众号交流。山西省作协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发上千万字。代表作《天猎》《地猎》《黑雪》《毒吻》《中国档案》《执政能力》《黄河追踪》《江河三部曲》等。1997年长江社出《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美国《哲夫文选》十卷本。获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北京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 等,被国家环保部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等。

网易考拉推荐

看 海——珞珈山杂记  

2007-12-24 19:2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 

——珞珈山杂记

 

 

 

   在北海,我第一次看见大海。   

   不曾看见大海之前,读过许多写海的文章,写绝了,写到不能再写的程度。

   可还是不服气,还是想加入那个写海的行列,试一试牛刀,看自己能不能干点绝活。        

   于是,一路上炮制了一大堆光怪陆离的辞藻,搜寻了一大堆五颜六色的想象。可看到大海时,却什么都忘光了。一位朋友问我:有什么感觉?

   我说:他妈的,简直不叫人活! 

   再去回忆那些写海的文章,便觉出了拙劣,觉出了可笑,觉出了那些诗人、作家的不自量力,也觉出了自己的浅薄和狂妄。

   朋友说:你应该写点什么?

   我说:他妈的,写什么?你难道看不出,这玩艺儿是写不得的,怎么写怎么不像!

   大海,是不能写的。写在纸上,大海便不会眨着眼睛唱歌了。

   大海,是不能画的。画在布上,大海便不会鼓着胸膛呼吸了!

   大海,是不能用话语去叙说的,一旦说给别人听了,大海就东鳞西爪碎成片片了。

   大海,是不能去想象的,因为大海就是大海,容不得你去想象。

   大海,只能去看,只能目瞪口呆,只能自惭形秽,只能运足丹田之气,憋出一声国骂:他妈的!

   然后,叹一口气走人。

   记得小时候,渎过大海,听过大海,想象过大海:大海嘛,无非是一大片水!

   这断然不会错。甚至是个简单真理。

   说到水,见多了。井水、泉水、自来水;大河、小河、臭水沟;东湖、西湖、南湖、北湖……等等。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摇出包羊肚手巾的儿女,摇出些璀璨夺目的中原文化,也摇出些保守和落后.愚昧和贫穷;至今仍流淌不息,满满荡荡一河浑黄,阳光照射之下变成明黄;浑黄里长高粱,明黄中生帝王。是历史也是现实,是昨天也是今天,是光荣也是耻辱,是摇篮也是包袱;牵住了今天,拖住了未来;继承起来容易,扬弃起来艰难。流经之处,一片黄土,死守一条弯弯曲曲的河道。在一片山的围攻下,封闭下,渐渐耗干了血液,耗干了生命,耗干了营养,使水和土一同流失了,使古老和落后形成的河道古老并且干枯了。

   因此,第一次看到黄河时,我没有国骂,只轻轻摇了摇头。因为黄河文化最辉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长江比黄河要雄壮些,说穿了也无非是水多些,水宽些,水深些,水长些,水清些。乍一看还好,细细去看,却也能看出毛病:把个中国,一刀砍成两半,界定为南北,像是搞分裂,不好!也可比做腰带,当腰一勒,勒出了上半身和下半身,勒狠时,便反胃,吃不进东西。所以出过个南宋小朝廷,出过个隔江而治。一道天险,成了闭关自守的门户。

   长江也老了,楚文化也老了,但比黄河要风光些,活泛些,流动的自在些。因此我第一次看到长江时,也没有国骂。只是微微地笑了一下,心想:长江文化的源头很远很远,远得寻不见头,觅不见尾,继承起来随便些,什么样的风都来一点,什么样的水都喝一口,像个忘性挺大、没什么主见的老人。

   但这位老人的文化毕竟也老化了。

   看了大海,便觉得黄河也好,长江也好,都不如大海水多,简直不能比、简直不让黄河和长江活了!

   我听见黄河和长江流入大海时,嘀嘀咕咕地骂:他妈的!

   黄河说:他妈的!沿海城市都比北方富裕。中央搞了十几个特区,全便宜了南蛮子!可你们没有文化,文化在中原,在北方,我代表北方文化!我代表中华民族!虽然我不如你水多,但我是淡水,你是咸水!

   长江说:他妈的!我当然代表南方文化,可从没有想到要代表海岸城市的文化,越往南越没有文化,尽管人们唱:海风轻轻地吹,海浪轻轻地摇。可你没文化,文化在长江流域!

   大海哗哗地笑了,从天的边际,从地的边际,传来轰隆隆的巨响,那是大海在说话:你们忘了吗?你们都是我的儿女,我是你们的母亲,我的躯体覆盖了三分之二的地球,没有我便不会有生命,不会有雨雪,也不会有江河。你们创造了黄河文化、长江文化,这很好,很好。但你们要长大,要更新,最终要归依我,这是不可抗拒的。如同千条江河归大海一样,中国必须进入海洋文化的时代了!

   这些话被我听见,所以我这个黄河的儿子便忍不住国骂一声:他妈的,还让不让人活!

   大海不语。似乎认为,连这声国骂抑或也不配出口。这简直太挤兑人了!

   于是,我脱去衣服,只穿一条泳裤,恶狠狠地扑将下去,想揍扁大海。大海怕了,连忙抱住我,吻了我一下,喂了我一口又咸又涩的海水,让我尝了一点生命的原汁。

   我突然明白了,大海不仅仅是让人看的,而是让人去拥抱的。你想要聪明些、富有些、伟大些,便只能脱去旧衣衫,赤条条地,没有负担和牵挂地去洗浴出一个崭新的自己。

   我有些醒悟了。黄河是北方文化的象征,长江是南方文化的象征,而大海却是人类文化的象征呵!十几个沿海开发城市,岂不是海洋文化的前奏,岂不是海洋文化对大陆文化的攻坚?岂不是海洋文化对内陆文化的无情楔入和改造?

   黄河无言。长江无言。大海亦无言。一切都是无须言说的。

   于是.我也只能无言,只能站在海边看海,跳进海水抱海,或者什么也不干,乖乖地走人,去吃我的高粱米,围我的羊肚手巾,唱我的信天游,展览兵马俑和马王堆女尸,抱着中原文化傲视环字,捧着楚文化坐井观天,直到大海有一天搬到家门口。

   这不行!所以我没走。要学点海洋文化的新鲜了,要丢掉中原文化和楚文化的古老了。因为我们不是古人,因为我们不是老人,也因为我们不是孩子,知道好歹了。

   回来后,人们问我:大海怎么样?

   我说:想知道,自己去看!

   看海,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因为看了便要想,想了便要写出来。尽管海是只能看不能写的。

   如此而已。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只能如此而已了。

 

                               1988年6月5日于珞珈山

?/P>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